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傻瓜,自己的愛情問題,自己就能解決

Share

其實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一些來問情感問題的信件。

有些人來問,該怎麼從失戀中走出來?

我說,在地上用支粉筆在你站著的地方劃一個圈,裡面記得寫上「失戀」二字,然後跨一步出去,這就走出來了。

他說,他好不容易去買了粉筆,劃了圈,跨了一步,原地等了一會之後,還是覺得心好痛。

我問他,那在你去找粉筆、劃圈、跨步的這段時間,心痛嗎?他說,這我倒是沒注意了。對的,因為你的注意力被轉移了。現在會痛,是因為你的注意力放在會痛的地方。小時候有次我下課跟同學在教室一樓的花圃玩,兩小無猜的互相你追我呀我追你好不快樂,結果我一個腿長絆到了石頭摔個狗吃屎,下巴磕出了一個洞,去醫院縫了一兩針。後來回家的路上,我奶奶從醫院把我罵到家,說我從小就沒個女孩子樣,現在下巴又磕了這麼大洞,以後怎麼嫁人?那時候,我就覺得傷口好痛好痛。

可是到了隔天上學,一下課,我下巴貼著紗布跟同學衝去操場打躲避球,那時候,就一點疼都感覺不到。所以要走出來,就是不要讓自己原地踏步,或是杵著不動,因為那樣你的注意力,就會放在傷口上,放在失戀的情緒裡。

有些人來問,該怎麼殺掉負心漢?

我說,在提供該怎麼殺掉負心漢的方法之前,有些實際情況我得先幫你分析分析。

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二十二章殺人罪的第二百七十一條: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相關文章

因為不知道你最後會選擇用什麼方式、在什麼情況下殺掉負心漢,因此我們就取一個量刑的中間值,「無期徒刑」好了。那麼實際情況大概是這樣的:

首先你因為殺了負心漢而聲名大噪,各台新聞不停播放著你被逮捕之後上著手銬,戴著安全帽被警方從地檢署架著出來的畫面。這時你媽已經在家開著新聞台哭暈過去,你爸也因為腿軟站不太住腳而吃力地扶著你媽。你家異常的冷清沒有任何親戚到場陪伴兩老,即便他們都不敢相信你會做出這樣的事但畢竟人心隔肚皮,誰知道到了你家之後還能不能有命回得了家?

從此之後你父母身上都像掛著一塊無形的牌子「殺人犯的爸媽」,尤其是在各台記者一天到晚到你家拜訪想要專訪你父母的情況下。這讓你媽就連去市場買菜都不太敢抬頭亂看;你爸的工作甚至因為這樣被辭退。

當然你的生活也開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從此必須在監獄裡度過餘生。也許表現良好可以盡早假釋,但是出來之後你也差不多已經四、五十歲,你精華的美好青春不是給了原本可能下一個就遇到的真命天子,以及你們一起用愛生出的可愛女兒,而是給了一具屍體。

看完這些實際情況的分析之後,如果你還想繼續問這個問題,那麼我再回答你吧!

好像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愛情故事非常特別,但其實在我讀多了這些故事之後發現根本大同小異,換湯不換藥。這些問題跟故事其中的分別只在於,當局者迷的輕中重程度罷了。

把這些問題一一拆開分解,你會發現這些答案一點都不難。難的是大部分的愛情問題,其實當局者早就知道答案,只是自己沒有面對答案的勇氣。因為一旦面對了問題,就等於承認了這段感情的挫敗。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再難堪不過的事實。

若是你能具備面對問題的勇氣,我想,就不會有什麼愛情問題,能夠難倒你了。

柳喪彪粉絲團

Advertisement
柳喪彪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