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什麼他們都愛網紅臉?

許多天王級男藝人過盡千帆,最後幾乎都不例外的選擇網紅嫩妹結了婚,這也就讓不少講求做自己的女人扼腕:「哼,搞了半天,男人嘴上說欣賞有智慧內在的女人,結果還是選擇複製臉嘛!」然後就憤世的提出與其花錢讀大學,倒不如把學費拿去整形,

 

曾經我也是忿忿不平的其中一人,不過後來又發現這樣的選擇自有他的道理。

 

一般男人對於擇偶的條件,跟女人其實大為不同,女人除了少部份對經濟能力有特別要求外,大部分看中的是價值觀與性格是否契合、是否體貼專情上進等。男人,尤其是有錢男人看重的,大多則是漂亮、懂事聽話、能生育、家世清白,換句話說,女人比較容易被感性面影響,男人則「務實」許多。

 

本來我以為這是天下男人的物種本能,但反觀自己的幾位ABC堂兄弟,又進一步發現這跟社會文化好像也很有關系,堂哥事業有成,是某大公司的亞洲區總裁,當他好不容易在將近40歲的時候結婚,娶的竟然是一個大他二歲、離過婚有個兒子的華裔裝潢設計師,堂嫂氣質端莊,但不管是身材還是外表,都跟辣、正扯不上關係,我問過堂哥喜歡堂嫂哪裡,他說他們倆興趣相投,而且很談得來,離婚或小孩都不是問題:「你不能只選擇你要的去愛,否則就不叫愛情了不是嗎?」堂哥這個做硬體的,居然給我講出這麼有詩意的言語。

 

而我堂弟呢雖談不上事業有成,但工作穩定、外表也稱得上眉清目秀,他結婚的對象居然也不是青春肉體小妹妹,而是很有個性的御姐(穿皮衣皮靴、抽雪茄,夠有個性了吧!)這些在台灣一定被唾棄到不行的女性,都成了老公心中的瑰寶。

 

回過頭來看,東方男人不能接受老胖醜、不能接受強悍或不聽話的女人,這不是男人自己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問題,如果有個帥鮮肉跟一個老醜女交往,我們會認定他必定是看上她的錢,如果她居然沒錢,我們則認為這女人肯定很有手段、或床技高明,總之這女人一定是耍了什麼手段,我們不能接受這兩人是發自內心的相愛,鮮肉的朋友會笑他眼光太差了,甚至他的母親可能會帶兒子去廟裡斬桃花。

 

台灣可以接受一個有個性、有思想的女人,甚至渴望有這樣的紅顏知己,畢竟男人也不是不需要思想交流,同性之間容易互相比較,有個聰慧的紅顏知己訴說心事多好,但紅顏知己永遠不是男人想娶回家的對象,男人不能容忍一個女人跟他平起平坐甚至比他聰明,就像是很多男人崇拜陳文茜,但沒人敢追求她。

 

說實話,我覺得這一點都不能怪男人淺薄,當整個社會都在傳遞功利的氛圍,把學歷收入職稱當成衡量人的標準,這樣強調功能而非興趣相投的婚姻模式就一定會持續下去,而把孩子從小就送去整容,以便得到更好機會的日子,恐怕也不遠了。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