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無法原諒,不表示我會恨你一輩子

Share

有時候會有讀者問我,要不要原諒某個人。

某個人可能是背叛了你的伴侶、可能是辜負了你的朋友,他道歉的態度萬般誠懇,而你想起他往昔曾對你的付出,也不是一無可取,更何況原諒別人就是放過自己……以上這些,句句都有超高說服力,可你要是做得到,何需被說服。

「原諒」變成一種道德綁架,你不原諒?那你就是愛計較、就是小心眼。,我們撐不住這種道德恐嚇,於是我們逼著自己去原諒,可是說真的,要是對方討到你的原諒,心安理得拍拍屁股走人,那還算是萬幸,更怕的是那種愧疚感爆棚的類型,沒事就在你身邊繞,小心翼翼的討好,好像恨不得你出點什麼事,好給他彌補機會似的。我有個朋友說,她每年生日,曾劈腿的前男友永遠是最準時傳訊息給她的那一個,「交往的時候不記得,現在卻比中原標準時間還標準」,而你還得回應,才能證實你的原諒是真的,而不是隨口說說,否則對方大概就要追問:「你要是真的原諒我了,為什麼我們不能做朋友?」

「原諒別人,才能放過自己」,這話太紅了,十分紅時變轉黑,成為一種枷鎖。可是如果你仔細想想,曾經傷害過你的人,總不會只有一兩、個吧?你又不是每一個都不原諒,你又不是每一件事都放不下,你才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之所以還無法原諒,無非是兩個理由:

第一,時間太近了,傷口復原總需要時間,傷人的往往比受傷的還心急,你又不是金鋼狼,傷哪那麼快好?

第二,這是一個以你現在的智慧和經歷,還無力使之癒合的傷口。

乞求原諒的人總會說:「那你要我怎麼彌補,你說啊」,一副豁出去了任憑宰割的模樣,而我們說不出口,並非是存心刁難,而是我們真的不知道從何補起。

我有個朋友抵死不願原諒搶走她男友的姊妹淘,那是她從國小至今二十年的好朋友,她說:「男友可以再找,朋友可以再交,但從此我再也無法毫無保留的相信別人了!」天真和單純幾乎是沒有再生能力的,我已經預見,從此往後,我會成為一個小心翼翼的人,我還是會去愛,謹慎保守的愛,我還是會生存下來,因為人很耐命,但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我不想原諒你,但也沒力氣恨你,因為我只想忘記你,因為我恨不得沒認識過你。

我們會原諒路上撞到你的人,因為我們也會不小心撞到別人,就算對方撞到你以後連句抱歉都沒有,大概也很少人會放心上,因為誰都有匆匆趕時間的經驗。原諒的能力其實是基於同理心,就像許多人在生了孩子以後,才明白當媽媽的再怎麼愛自己的孩子,也有力不能及的時候,於是回頭與母親和解,我終於理解你的不得已,於是原諒你的身不由己。

可是有些事我們同理不了。因為換做我是你,我不會那麼做。

比如說,我也很寂寞,但我沒有劈腿;

比如說,我也很想加薪升職,但我不會在背後造謠生事;

不要告訴我你有苦衷,這世道誰沒有苦衷?我不能原諒你,不是因為我不懂你的苦衷,而是我也有苦衷,但我沒有把快樂建築在你的痛苦上。

蔡康永有次在節目上說,很多人所謂的原諒,並不是真的原諒,那只是算了。算了的意思是,我累了,我沒力氣再計較了,就當我倒楣吃了大虧,算了,算了。

可是算了從來都不等於原諒,

我沒力氣和你算帳,不表示你沒有虧欠我。

「原諒別人,才能放過自己」。可是有些原諒,是需要人生經歷的。也許到了五十歲,我終於能笑看你二十歲的年少輕狂,也許有天我足夠強大了,能對以往的失去一笑置之,但那都不是現在能做到的事。算了不等於原諒,放下也不等於忘記,真正的釋懷,是痛過傷過、恨過怨過,所有的掙扎都一一嚐遍,才能交出來的人生心得報告,而在我們成長到那個高度之前,不允許自己憤怒,光逼著自己原諒,用聖人的標準苛求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放過自己。

無法原諒,並不代表我會恨你一輩子,把自己變成充滿恨的人,也不代表我會報復你,要你加倍奉還。

更何況,傷到深處的人,往往連報復的力氣都沒有。

我沒能力也沒本事像你傷害我那樣的傷害你,只能故作瀟灑的說:「我跟你這種人,沒什麼可說的」,吃了虧卻無力討還的人,終究只能用不屑來掩飾脆弱,而如果你真的有那麼一點愧疚,又何忍再窮追猛打,連最後一點體面都不留給我。

原諒別人,才能放過自己。

但在我放過自己之前,請你先放過我。

再見慢走不送。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