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一次的失去,都像是邁向死亡的過程

有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再也好不起來了。

 

對於我們這種情緒氾濫,

愛一個人就要竭盡所能付出的人來說,

每一次的失去都像是邁向死亡的過程。

 

我就是無法要自己不去想,

還沒在一起的那種忐忑曖昧,

剛在一起那種的濃烈甜蜜,

穩定度日之後那樣的踏實安穩。

 

他的名字,每隔幾分鐘就會閃過腦中,

出門帶傘了嗎?

中午吃了什麼?

晚上會見面嗎?

 

我的生命多了一個人的名字,

那個名字有重量、有形狀、有味道,

 

沈甸甸地壓在胸口上,

溫潤的筆畫剛好崁入心房,

如草木般的芬芳散漫在日常生活。

 

我都是這樣愛人的,他對我來說就是這樣。

 

於是,當真正失去的時候,

有好一陣子我都以為自己無法再繼續活,

 

上網查了笑話,

電影選了喜劇,

Youtube關鍵字key了Prank,

 

卻還是想起來你扮鬼臉的時候,

我告訴自己,因為太好笑了,眼淚才會一直不停地流。

 

一切都很困難對吧?

 

我們都會難過,

我不會要你一下子就好起來,

我不會要你忍住淚水假裝自己很好,

我希望你是真的很難過、很痛苦、很悲傷,

因為唯有經歷過這些,

才會知道自己原來還是活著的,

才會知道自己這些日子都沒負這段感情,

 

你對得起自己。

 

當一個人在極度絕望的時候,

那些想放卻鬆不了手的,自然都會放下。

 

我們就能看到嶄新的自己。

在每次的風雨過後,我都成為了更好的人。

 

孤單是公平的,

 

它給了我們一些失落,

也給了我們一些空間,

 

 

多留一些時間給自己,

把握一個人吃飯時細細品嚐的時候,

享受不必擔心過節送禮物這種有點酸的輕鬆,

抓緊可以一個人到異地慢遊也不怕有人催促的閒適,

 

即便直至今日仍還有沒被消除的片段,

我的腦子裡記得還有他的生日日期,

我依舊知道他不愛吃哪些東西,

我仍然無法忘記他說不愛我的語氣,

 

 

好像都是發生不久的事情,

只是我再也不想哭了,雖然還是有些遺憾,

但就是認認真真,清清楚楚的接受了,不能在一起也不是誰的錯。

 

能有這麼多回憶讓我們這樣捨不得,

也都是因為我們都曾經很努力的一起生活。

 

所以,

埋怨就也過去了,

傷心就也遺忘了,

傷痕也都結痂了,

 

最後,我們都要放過自己了。

 

 

 

對於我們這種人來說,

每一次的失去都像是邁向死亡的過程。

 

有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再也好不起來了,

 

 

但其實,我們都比自己想像中的勇敢。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