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兩個不適合的人,不如就當朋友吧。

從臉書上得知,你跟她已經分手,雖然我已經避開感情上這話題,但你自己還是先忍不住提起,說著這一個多月以來,自己過著生不如死彷彿地獄般的生活,一直忘不了對方也很想,挽回對方。 
  
「既然還有愛,就試著去挽回,為了彼此努力跟改變阿。 」我說。
  
「我還要改什麼阿,我薪水都交給她,她要去哪裡我就帶她去,下了班回家,我還幫忙做家事,我該做得都做了,不該做得也做了,請問我到底做錯什麼?她要這麼對我?」他緊接著說。
 
「每次當我心情不好時,她好像都無所謂一樣,我的壓力跟心情她也從來不肯了解過,我為了她所做的改變跟付出,就像是應該跟義務,甚至是模糊的一樣。
 
我就這樣聽他抱怨了前女友一個多小時以上吧,但失戀的人就是這樣,就只是需要一個宣洩的窗口,你不用跟他們說太多的道理,也不用當起法官,再那邊分析研判起這段感情,究竟是誰對誰錯,只要靜靜地陪在他們身邊,聽他們說話就好。
 
等他抒發的差不多時,我問了一句:
 
「同學,你…為什麼想回到一個,會讓你充滿「怨念」跟「恨意」的人身邊阿?」
 
他愣了一下,有點語塞回答不出來,過了幾秒說:「我愛她,我真的很愛她,我放不下。」 
 
「可是,我從你身上感受不到愛,反像比較像是怨也,而且怨念滿深的。」
  
有時候,愛一個人太深、付出太多,如果得不到同樣的回報,愛很快就會被淘空,轉變成怨嘆。
 
我曾經有過一段六年的感情,身邊的她,是這麼地與眾不同,剛在一起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漸漸的發現,在很多想法、觀念跟價值觀上,我們都大不相同,起初是為了生活上的細節而爭吵,再來是為了彼此的工作跟交友圈鬧翻。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好的時候,好幾次都已經論及婚嫁,但一吵起來的時候,祖宗十八代都被請出來好幾次過。
  
我們常被友人笑說是「神經病情侶黨」,因為我們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可以一下子像熱戀的小情侶一樣,但一下子,又恨透了對方。
   
好的時候都承諾,下次一定改一定變,但過沒多久,相同的問題又一再地發生,吵到後面謾罵爭鬥已經變成我們溝通的方式,感情也老早變了調而不自知,一直到最後兩人都累了,我們才恍然大悟,
 
【我們都沒錯,只是不適合。】

 

六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們也試著磨合過,都想讓彼此有個童話故事般的結局,但當下的時空背景、經濟條件、朋友、環境、年齡,有著太多因素夾雜在裡面,而影響了彼此的想法跟行為,
 
【這也是為什麼世界上,總有著這麼多對遺憾的戀人】,不是他們不想在一起,也不是他們不愛了,是有些事情,真的沒有共識也無法調和,但那並不是誰的錯,
 
你只是錯愛了一雙很喜歡,但穿了卻會痛的鞋子,起初因為太喜歡,所以願意忍也不怕痛,但穿的時間越久,你越來越痛傷口也越來越多,
 
「穿不下的鞋子,最終只能淪為擺飾。」
  
你不甘心就這樣放棄,這雙得來不易的鞋子,甚至將它拱手讓人,但不甘心害死過多少人,它就像冤魂抓交替一樣,老愛將人拉進感性跟回憶的漩渦裡,轉著轉著,最終又讓人迷失了自己,回到了「錯的人」身邊,困在其中無法自拔,你還有多少青春可以轉,還剩多少歲月可以耗?
 
【妳的人生不是非他不可,他也不是非你不行。】
 
「鞋有穿過就好,人有愛過就罷,放過他也等於放過自己,不一定非得要搞到鞋破腳傷兩敗俱傷,妳才要甘願鬆手。」
  
要告訴自己:「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個對的人,在等著自己,如果可以,就別讓她等太久了,就像這張照片上的女人一樣,她是我的老婆,也是我現在最愛的女人,對不起,這些年
 
【讓妳久等了。】

 

本文出自口罩男

口罩男

口罩男(莊鈞翔)


網路作家,目前在臉書上已擁有33萬粉絲,但心底深處認為自己只是個普通男子,每天的生活就是與妻子一同養育一女一子,並在網路上與朋友分享,日常中一家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但這位普通男子又有點不普通,身心沒有裝錯靈魂,寫出的文章卻字字打中女性的心,其中最受歡迎的文章〈爸爸日〉,在臉書上達到10幾萬的讚數及3萬多人分享,這樣的迴響,令口罩男自己也驚訝不已。


除了在自己的臉書與痞客邦發表文章之外,口罩男同時是媽媽經與Family數位頻道的專欄作家,並計劃於2017出版自己的第一本書。人生最大的願望,就是家人都能一起健康的生活——還有希望這本書不會是最後一本。


》FB粉絲團:【口罩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