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九月分手潮,是真的嗎?

我記得我人生第一次的分手,是發生在升大學的夏天,一個水瓶座的女孩。陽光四溢的海岸,拖著長長影子的夕陽沙灘,我們各自輕狂,卻最終走向不同的地方。

 

那年我們在補習班剛好坐前後排,因為較量數學模擬考的成績而認識,打賭下次考差的那一個要請對方吃巧克力,一直到聯考之前我從來沒贏過——於是我一連買了十二次巧克力(真後悔那時候沒有看 #超展開數學戀愛)。

 

在內湖的陽光街跟她告白的那天,我緊張到尿都要噴出來了(後來讀到所謂的「把妹書籍」才知道表白並不是一定要做的事),她說,「想一想之後再回覆你。」那幾天我都徹夜難眠,只好一直在打仙劍奇俠傳2。

 

後來她打電話來,說「在一起好像也沒什麼不好。」我興奮得快要死掉,就這樣糊裡糊塗在一起了。人家說水瓶座難以捉摸,於是我還真的去圖書館找了星座的書,其中一本裡面的描述讓我印象深刻「水瓶座並不是忽冷忽熱,而是只對他們有興趣的事情,會投入時間。當你不再有趣,他們可能就會離你而去。」當然後來我才知道這樣的文字有失偏頗(Hot dog 中國有嘻哈語氣),比起水瓶座,或許矛盾依戀更能夠描述我所認識的她。

 

不過她真的是蠻特別的人,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她拿了一張拍立得給我,原來12支巧克力的包裝紙,她都還留著。我記得那時候我還很蠢,自己親手縫了一件衣服給她,然後她攤開笑著說:「這麼小件是要給狗穿的嗎?」我實在是玻璃心碎滿地。

 

分開的導火線,是因為某一次她打電話給我,我沒接到。更明確的說是她打了一整天的電話給我,我都沒看到(那時候我還在打電動,你看我多該死),最後她打了家裡面的電才聯絡上我(打電動有賺有賠,開機前請先參閱公開說明書),然後她說:「我覺得很無聊,大家都問我為什麼不找你出去玩,可是我找你好久都找不到。」

「對不起,我沒注意手機。不然我們現在出去玩啊?」我說,滿滿的愧疚⋯⋯。

「不用了⋯⋯」很多年之後我才知道,刪節號之後的話可能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而且現在你回應了,但我已經不是先前那個一直等他一直很需要的我,卻已經來不及了。

 

開學之後不久,雖然我們在同一間學校,但因為大一的生活不同而漸漸疏遠,於是我們在學校羅馬廣場前面的一張長椅上面分手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選擇任何一個固定的地點分手,否則經過的時候都會有一種惆悵的感覺)。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會跑到傳播學院2樓,「她愛我她不愛我」般學藤井樹撿地上的石頭丟對面的電線桿,有幾次還差點砸到在運動的阿婆。於是,屬於我的數學和巧克力棒的初戀,只短暫的維持了兩個月就結束了,勉強超過了國中生的平均值(張伊萍,2017),但卻輸了大部分的大學生很多很多(倪光夏,2012)。

 

夏天的尾巴真的比較容易分手嗎?

 

有種鄉野傳說是:寒暑假是容易分手的時間,因為兩個人畢業、年級轉換之後見面的時間變少;另外一種說法是,開學剛好就是所謂的九月分手潮,一個夏天過去事過境遷,人事已非……不過,這樣的說法靠譜嗎?八、九月是不是真的比較容易分手?剛好有一張臉書調查可以在這裡分享給大家,這是一年當中不同時間點的分手高峰(當然也跟收集到的樣本有關,看圖片的分手起伏是大學生居多)*,寒假前與情人節後都是很經典的危險期,相較而言,九月開學並沒有真的比較高。

 

 

不過,如果你認真回頭去看我的故事,就會發現,除了時間之外,還有很多重要的因素。例如當時的我回應性很低(Reis、Gable,2015),不能適時地陪伴她、她的那句「好像在一起沒什麼不好的」,或許也表示她並沒有那麼愛我……。

 

預測分手的字詞

 

那麼,有沒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讓你「預測」兩人未來的關係狀況呢?有一個還蠻有趣的研究分享給大家,Lee、Rogge與Reis (2010)用內隱連結測驗(implicit association task,IAT),螢幕上會出現他們伴侶的名字,和一些正向(例如平靜)或負向字詞(例如災難),結果發現當你把伴侶的名字和負向連結的速度越快、和正向字詞連結的速度越慢,兩人在未來的一年內越容易分手。

 

換句話說,當你越容易把對方和正向的東西聯想在一起,那表示你們的關係可能比較好,而當你想到他,腦袋裡面都是負面的東西的時候,或許兩個人感情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當然,在家裡可能沒有辦法自己操作這實驗,不過可以做一個接近這個實驗的練習:

 

拿出一張紙,盡可能在10分鐘之內列出所有你的伴侶的特點、想到他你可能會想到的事情,然後再花5分鐘,把正面的東西與負面的東西分別用不同顏色圈起來,計算它們的比例。或許你就可以知道,你腦袋裡面的他,究竟是正面的比較多,還是負面的比較多。

 

多年以後,再回頭看看這段初戀的故事,會發現,或許早在暑假的某個時刻,我們兩個人已經走向不同的平行時空,而開學在長椅上面的分手,只是一種順著劇情推演的結局。也或許,最終決定我們能不能夠繼續在一起的並不是季節的更迭,而是在我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是否能夠繼續擁有對方的季節。

 

海苔熊

 

 

延伸閱讀
* Summer Lovin’ or Summer Leavin’? Two Ways to Predict Break-up

 Lee, S.、Rogge, R. D.、Reis, H. T. (2010)。 Assessing the Seeds of Relationship Decay: Using Implicit Evaluations to Detect the Early Stages of Disillusionment。Psychological Science, 21(6),頁 857-864。 doi: 10.1177/0956797610371342

Reis, H. T.、Gable, S. L. (2015)。 Responsiveness。Current Opinion in Psychology, 1,頁 67-71。

倪光夏 (2012)。 Z世代初戀檔案。張老師月刊九月號

張伊萍(2017)。國中生自我價值、愛情關係衝突因應 與愛情關係成長之關聯。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台灣。

 

 

露腿的季節又來了!夏日6招「零死角」美腿養成術

筋肉媽媽 / 夏日就要秀翹臀!屁股笑起來的第一步 先讓屁屁痠到爆炸

真的好糗!要是在喜歡的人面前出現這些夏日尷尬時刻怎麼辦...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