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些記憶有效期,有些卻怎麼也無法忘記

我想現代人都有種通病,無法停止思考。

 

想完了今天的事,就開始想著明天的;

明天還沒到,便想到未來去;未來遙不可及,不禁就想起了從前。

 

 

這場雨下得太好了,颱風來的時候,我坐在台南的太古咖啡廳裡,

想起自己兩年前為了忘記某件事情,帶著一個背包便獨身自台北逃到這裡。

 

只可惜有些記憶是有效期的,有些卻久久縈繞不肯離去,

三進式的老建築開始含蓄地滴進了雨水,轟隆的雨聲則落在屋外,

那個時候的孤獨感也逐漸滲進心間,又甜又苦的矛盾感甚至混淆了自己,

究竟是快樂或是不快樂,失去是慶幸或是空虛,還活著是僥倖或是不幸。

 

我們常常思考著一些複雜的問題,或是簡單至毋須思考的問題,

平躺在床上,雙眼直視天花板,風扇的有節制的運轉聲嗡嗡嗡的在耳邊,

 

「如果一切都能很順利,如果辛苦都會有回報,如果我愛他的時候他也愛我,那也就不用整天想著要找什麼該死的小確幸了,對嗎?」

 

如果可以真得很幸福,那就好了。

 

 

其實那個人真的給了你很多,

他剛出現的時候教會了你傾力去愛是如何,

他離開的時候也讓你學會了恨一個人那麼徹底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們還相愛的時候,明天要去看一場電影,未來要在大安區買間老公寓,一通說分手的電話,你又記起你們還相愛的時候。

 

分開兩年後的一天晚上,

你開始莫名其妙的想起他、恨他,

卻也捨不得否認自己曾經那樣愛得體無完膚。

 

日子一天天的推進,你也日益老去,但有些舊事卻從來都不願意更新,那像是不斷輪播的一部悲劇,看著當時的自己多麼天真、多麼願意付出所有、多麼不怕傷害、多麼願意承受痛苦、多麼相信承諾。

 

這麼多日子過去了,長大後的人都會告訴自己要堅強獨立,有些傷害其實還不算是傷害,你已經不是當時那麼脆弱無害的自己了,你懂得保護甚至也有傷害別人的本事,所以從前的一些事就將它輕輕收起吧,收到那個無法抹滅卻也無需再在意的那一櫃,畢竟我們都變得更強了。

 

颱風來的時候,我坐在台南的太古咖啡廳裡,

想起兩年前你說不愛的口氣有多麼堅決。

 

於是我試著停止思考。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