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全世界都知道他對不起妳又如何?

「喂,我在樓下。」過去三年多,這句話再熟悉不過了,以前她聽到話筒傳來這句話,總是趕緊噴上香水,蹦蹦跳跳地下樓,可是現在聽到這句話,她卻覺得異常殘忍。

 

    前天兩人才和平的協議分手,沒人劈腿、沒人變心、沒人不愛,只是兩人價值觀與目標都差太多了,理性考慮下,說好就這樣吧,祝福彼此。

 

    她只是沒想到,才不到兩天時間,男人就把她的東西送回來給她,一點都沒有要挽留的意思。

 

    她理理頭髮下樓,看見男人提著一個行李袋,不用看也知道裡面裝的,是這三年多來她在他家留下的種種痕跡:睡衣、洗面乳、卸妝油、保養品、梳子……。

    「妳看一下有沒有少。」男人將袋子遞給她。

    突然間,她覺得自己像條被狠狠踢開的狗,說好的協議分手瞬間變調,心中的留戀全化為刺耳哭鬧,她哭著吼著痛罵男人,她知道男人沒有做錯事,可她就覺得男人欠她好多,處處對不起她。

 

    男人沒有辯駁,沒有動怒,只是理智的跟她說,「分手是妳提的,我也從來沒有背着妳亂來,可不可以好聚好散?」

 

    的確男人對她真的很好,接送她上下班,大熱天去排隊買來她想喝的果汁,她跟姊妹去夜店喝掛了,男人也馬上來送她回家。

 

    對啊好像真的沒有理由罵他,可她還是忍不住一直罵,一直哭,找不到真正的理由,她亂摔行李袋裡的東西,摔到男人身上,而男人只是安靜的撿起那些東西,放回袋子裡,物歸原主。

 

 

男人此刻的理智,在她眼中變成冷漠的絕情,這下子,他真的對不起她了。

   

    接下來,她每晚都找朋友去買醉訴苦,像壞掉的錄音帶一次又一次重複說著男人有多絕情,分手第三天就把東西載來還給她。朋友給她拍拍,帶她再去喝下一攤。

 

    她演活了受害者的形象,不去上班,一天只吃一點點東西,蓬頭垢面,真的,全世界幾乎都相信男人真的很對不起她,跟她站在同一陣線,認為男人真是狼心狗肺。

 

    有個最懂得跟她一個鼻孔出氣的姐妹淘買了晚飯來,嘰嘰瓜瓜的說,「我剛剛還特地經過那渣男的店,好像挺忙的生意很好,他真的好渣喔,分手了還有辦法跟客人嘻嘻哈哈。」

 

    她想起男人努力工作的模樣,再忙再累還是不忘對顧客露出微笑,曾經她好愛男人這個模樣。

 

    原來男人依舊是這麼努力,這麼耀眼地繼續過著日子,即使全世界都認為他對不起一個女人,可是那根本傷害不到他,也不會影響他的生活。

 

    縱使擁有好多好多朋友一起罵那男人,可是她卻瘦得雙頰凹陷,皮膚粗糙,公司也曠職逼近上限,全部都亂了套。

 

    她這才知道,她的全世界,根本撼動不了他。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