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些曾說好一起去的旅行,最後都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那個時候我們說好了,

要一起去遠方。

 

 

辦公室裡的咖啡機轟轟作響,那是磨豆的聲音。

 

身邊的同事說剛申請好了簽證,要和男友去澳洲打工度假,

暫時逃離這裡,很複雜很令人煩亂的這裡。

 

我想起曾經你也說過畢業後要一起去旅行,

當時的我們還很年輕,還很有勇氣以及熱情,

對人生、對彼此都是。

 

太詳細的我都已經記不清了,

就大概是一些微小的幸福,一些瑣碎的爭吵。

 

在一起的日子因為真正的個性不合,所以多在爭吵,

以致無法說:「那個時候真的好幸福啊」這樣的話。

 

只是,或許因為這段不完美有著過多的遺憾,

以至於後來心裡空缺的那一塊,一直無法填補完。

 

如果真的一起去旅行了,

恐怕結果也不會是太好吧,

肯定又會因為一些小事而鬧僵吧,

又或者是我們可以一起躺在星空下看銀河,

我聽說那裡的光害不多,空氣都很新鮮,

 

我不免地試想著那些永遠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這是用情過深、付出過度,所產生的後遺症。

 

我們將當下生活和未來人生都畫好了草圖,

圖裡一定有自己也有那個人,原以為要一起完成並不是太難,

 

可是真正的成長是,明白了天總不從人願,

有些事再怎麼努力也還是會事與願違,

然後安靜地跟自己說,也不要太強求了。

 

 

有時候我會莫名的想念你,有時候我會莫名的恨你。

 

 

「過了就過了」這句話常聽別人說,我自己也常說,

但當自己真的遇上的時候,你才會明白這其中真正的意思,

 

大概是有點無奈,會這樣說的前提在於,

因為做什麼也無法改變事實,因為還想苟延殘喘地活下去,

所以與其要一直消沉下去不如故作瀟灑。

 

如此一來,

也不會讓身邊的人覺得你怎麼那麼聽不進安慰和勸告。

 

 

會這樣突然想起不是沒有原因的,

最近也不斷萌生想出走的念頭,

只是想到那會是一個人看山看海的日子,

於是想到了原本該是會在身邊一起度過的你。

 

 

從你的人生中完全退場,是從前沒想過的,

真正發生後,當然也有不習慣的時候,

雖然花了比較長的時間,但終於也找回自己了。

 

當然了,有時候我依然會很難過,

但是都不重要了,對自己或對你都是。

 

 

辦公室裡的咖啡機安靜下來了,

陣陣咖啡香散漫在每個快速敲著鍵盤的人們之中,

 

現在的我們,

就要沒了青春,也無法懷著勇氣和熱情,

僅僅是整個大社會裡的一顆不情願的小螺絲釘。

 

 

那些曾說過的美麗島嶼和國度,

我和你再也不會一起去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