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許常德情感診療室】很愛很愛才是對的人?

 

文/許常德

 

 

分手了半年,對方刪除我的臉書和LINE,我永遠都無法得知他的消息了。每當我想到永遠無法與這個曾經喜歡過的人聯絡,心裡還是充滿惆悵。

 

如果沒有看老師的文章和臉書,我想我現在會更痛苦,可能會繼續緊抓著對方,讓彼此更痛苦,而不是只有我。謝謝你,讓我明白我該什麼時候離開對方,而且是漂亮的離開,即使我還是喜歡他。雖然我還是不太懂愛情是怎麼一回事,但我現在知道怎麼替自己設停損點,我相信分開絕對不是壞事,或許是更美好的開始也說不定。

 

每天看你的文章,覺得自己每天好像都有些變化,有一天我朋友問我想跟什麼樣的人結婚,我居然說了一個自己也嚇到的答案:「即使對方外遇了,我也能欣然接受,這樣的人我才願意結婚。」對於這樣的自己,到底是害怕受傷,還是我已經認清沒有天長地久這回事呢?

 

 

 

 

分手是很危險的一堂課,一如關鍵戰役拚搏的拳賽,如果沒有停損點,如果彼此都互不相讓,如果都往想不開的方向去,這分手就不會只是分手,很可能是你死我活。人在分手時想的都不是分手。就算有一方想分開,另一方卻可能因為不甘心,而遲遲不放手。大家都看不出這已經是怎麼努力都會賠錢的關係嗎?愛情裡的收穫絕對不是去爭取來的,若沒有心甘情願,所有的掌控只是自欺欺人。

 

能在第一時間鬆綁的人,失去最少,當對方停止和你對抗,就等於停止了心力的消耗。如果連這樣保護自己的智慧都沒有,又怎麼有能力擁有什麼?分手當然不是什麼壞事,只是恢復到比較理性又單純的生活,在一起反而比較容易有壞事,當你自信滿滿、全面期待、全面索求……你說:「即使對方外遇了,我也能欣然接受,這樣的人我才願意結婚。」這話乍聽之下很詭異,但卻是最溫柔的保護,即使面對最不想接受的狀況,也能保護對方。要不被這狀況傷到的方法就是:不再堅持做那樣完美的夢,你願意用更彈性的態度去調整你對他的接受。這個調整就是你的保命符,調整他在你心中的樣子,不是你設定的那種完美形象,而你也不是那種瞎挺的情人。

 

不要以為很愛很愛的人才是理想的、對的人,那種心態正好是會害死人的一條路,會越行越黑、越黑越鑽。所謂欣然接受是指有能力體諒、或有能力分手,其實分手的時候容易看出這個人在愛裡的真面目,如何放下心裡的不捨,如何理解對方的難受,如何明白不甘心所帶來的冤親債主,如何給自己、給對方新的一章,這一堂課不是要教你去擁有愛,而是透過放手去感受愛。

 

本文出自《鬆綁之書》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