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也許妳不是放不下他,而是放不下那個無法原諒的自己

文/栩予

 

「Hey涙滴,也曾經泛濫我心裡,直到再見陽光出現,蒸散後只剩回憶」

「我也曾經很像妳為愛用盡全力,越想要完美越執迷糾結」
「最後,卻支離破碎」

 

鬧鐘響起,周蕙的歌流出。我在醒來的前一秒鐘看見你。

你進門,我出門,我們抬頭沒有言語。

相視,沒有而笑,但那個眼神不是落寞也不是冷漠。

只是陌生,而已。

 

幾年前結束了一段數年的戀愛,因為搬家,整理舊物無意的看到他過去用心準備的生日卡片。

他說謝謝我,因為我成長了許多。在卡片中看見他的深情,他的感謝,與我們曾經一起長大的喜悅。

如果我說失戀已經三年那麼久,已經很久沒有再因為他哭了,包含這次也是,這絕對是騙人的。離開他之後,每經過眼淚的痕跡,都是一陣難受的波動,比如他與新人的場合、她與我的神似,以及出現在共同朋友的聚會,他們存在的地方就會失去我的聲音。那種感覺就像失去魚尾巴的女人,走的每一步都刺痛。

 

關於他,心中是矛盾的,我時常會想起他,在過去我們熟悉的城市裡、在許多柔軟卻又情感濃厚的嗓音裡,但我明白不是喜歡和愛的那種,更正確來說,是一種沒有好好結束的遺憾,和傷害了一個曾經那樣對我好的人,以及想起曾經如此真心的將彼此的心臟剝得赤裸的那模樣。

 

 

最傷的分手方式是數次的聚合又離散,分不清楚那些是真哪些是假。即便愛著卻痛著,像吞了一千根針一樣,說的每一個字都見血,打在肩頭上的每一下,都不比眼淚還重。

 

最差的分手後餘波,就是在公開平台上揭發醜陋的那面,這也是我多年後一直放在心中的結。

 

多年以後,才漸漸能夠理解,精神出軌是如此稀鬆平常的事情,人會感到寂寞和需要有親密感是那麼本能的事。我們都是那麼渴望的被愛與被看見,當忙碌疏忽了身邊的人,有一個人出現時眼神總是出自於崇拜欣賞,我想誰都會被那樣的眼光所吸引。這是我多年後的理解,而不再說原諒。

 

最後一次了,傳簡訊給他,從倒數的幾封信開始,都沒有回應,包含這次也是。

「為何妳要道歉,對不起不應該是妳說」朋友說。

『但我明白我也犯了錯』我明白我們是一起寫下結局的共謀,他也被我傷害了。

 

在離開後超過一千個日子裡,我走得很慢,也走得很久,久到有時候都會氣憤自己。我憤怒、我委屈、我難過、我愧疚、我失落,一度我以為寬恕是一個最好的狀態,會成為一個穩固的支點,支撐著我們曾經的過去走向歷史,但其實都不比「我接納自己也曾經犯了錯,但我們都沒有錯」還要有力量。這讓我,再繼續走向未來的日子。

 

 

幾年前在他即將要離開時,我也做了一個夢。

那是在一個白的幾近冰冷的房間裡

我們看著彼此的眼睛,想說什麼但像失去舌頭一樣沒有任何言語

當我鼓起勇氣走上前時,他背著她的背包,

眼神哀傷的從我的窗戶離開。

 

沒有得到回應的簡訊,我以為我會哭,但是我沒有。

我做了一個夢,關於我們相視,沒有而笑。

只是,陌生而已。

我對這個陌生的眼神,反而覺得平靜,更或是釋懷。

至少,不是悲傷。

 

 

「愛它從不完美,遺憾中體會美就美在殘缺」

「從前的心結今天已理解,跟自己和解」

「下一回當妳受委屈,再失去愛情,不用覺得可惜」

「Hey lady,為自己而呼吸,為自己而自己」

「Have I ever been to me」

 

這首歌是我的鬧鐘,不知道已經播了上百遍,但在那天晚上以後,我才真正聽懂,什麼是跟自己和解。

「我愛妳」、「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妳」

我用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起床,原諒自己原諒我們在濃烈的愛情裡面,也葬的轟轟烈烈。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戀愛,最難過的是最後在對方心中留下了醜惡的模樣,成為一條長長的疤,長到糾纏一輩子。

 

女孩,不論妳犯過什麼錯,得不到理解和回應,都要原諒自己已經盡力做了許多,妳的理解和接納,寬恕和原諒,如果對方收下了,那很好,如果沒有,就給自己吧。

 

 

妳不是放不下他,而是放不下那個無法被原諒的自己。

他不再需要,有關妳的任何所有。

妳也不再需要,責備譴責自己是否被原諒。

至此以後,別忘記為自己而呼吸,為自己而自己。

投稿請寄到》Public.babyou@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