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不再幽默,你不再溫柔,你們的愛情過一天算一天

圖/Shutterstock

 

 

 

風雨說來就來,那天你忘了帶傘,

綿綿細雨為城市上了一層薄暮般,自然捲的頭髮開始變得毛躁,今天又晚下班了啊。

 

 

稍稍降溫的空氣,瀰漫著一種熟悉味道,

當時的天氣也好似這樣,他的回答也是如此,不乾不脆。

 

太多最初相愛的人後來都失憶,忘了一開始的悸動和溫熱,

激情歸於平靜後,慢慢食而無味,漸漸貪得無厭。

 

兩人之間剩下接送與共進晚餐的關係,相對而坐的你們不再欣賞對方滿足或笨拙的吃相,眼神的交流再也沒了期待和好奇,理所當然的生活逐漸成型,卻也不是安穩度日或是幸福知足的那種。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總是不夠愛對方,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愛自己多到過份了些。

 

 

從前不是這樣的,

說好的未來也不是這般。

 

 

你們並肩在沙發上看著乏味的新聞,

他突然開口:「如果你找到更好的人,就跟他去吧。」

 

本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所以你也沒太放在心上,

瞪了一眼便回頭繼續投入如小鎮紀事般的狹隘報導裡。

 

一個人要離開時一定會有預警,你一定會知道;只是我們太擅長催眠自己,到後來全部的人都信了,包括你自己,相信你們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太嚴重的問題。

 

 

只是越來越少關心對方的生活,習慣性地忽略彼此的感受,今天過完了,明天我們就又在一起多一天了。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