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妳,有愛過我嗎?無奈男子的告白

Share

對你來說相愛就好,對我來說適合才重要

當吳甄媛冷語說出「對你來說相愛就好,對我來說適合才重要。」時,黃明彰愣住的時間分明只有短短三分鐘,卻彷彿大學時期的蹤影飛快地在腦海中衝擊著,聽著吳甄媛分享上海精彩事蹟後,只見黃明彰用著一貫作風的慢動作從吧檯下方拿出兩瓶印象中吳甄媛一直愛喝的蜜豆奶說「既然你累了不想看電影,那就把這兩瓶蜜豆奶帶回家喝吧!剛回國一定很想念這味道,還記得你說過因為甜甜的奶香,好像回到小時候的感覺。」

吳甄媛雙手接過兩瓶冰到冒汗的蜜豆奶,立即插上吸管啜飲了一口說「啊對!就是這個味道沒錯,小時候的味道依然沒變。但…你知道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嗎?有些夢停在18歲就已經足夠了,我不想原地踏步站在原地不動。」這番話從吳甄媛的口中說出,莫名有種極端衝突感,明明也才兩年多的時間沒有碰上面,當然也清楚知道外頭世界是如此競爭難熬,但黃明彰仍希望習慣的吳甄媛能夠立即出現在面前,但他也知道改變往往一夕之間是不可能的事。

可想而知黃明彰想要溫暖被社會進化、冰凍的吳甄媛,但似乎這招並沒有奏效。當他認為世界早已不被期望,從此之後的世界只剩亂碼,多做的努力似乎也沒有太大作用「那你…回家的路上小心喔。需要我幫你叫個計程車嗎?外頭雨好像越來越大了,早點回家休息也好,你應該還要花些時間整理整理帶回台灣的行李吧?」此時黃明彰只想給予最後的關心。「沒關係,其實我這次回台灣不是久待的,行李中只是一些伴手禮和給姊妹們的服飾而已,後天一早的飛機我就要回去繼續忙工作了。你好好加油吧,希望你的 I’m Coffee 可以經營得越來越好,祝福你。那晚,吳甄媛將行李箱緩緩地拖離現場,獨留下失落的黃明彰在I’m Coffee內,那晚他依舊將各個玻璃水杯擦得透亮、潔明。

那場雨就像被施了魔咒般地下不停,只見外頭風雨越演越激烈,似乎正為著屋內的黃明彰擔心著。而黃明彰卻捨不得離開那令人錯愕的空間,清晨的四點五十三分,雨終於緩緩停下了;黃明彰騎著摩托車滿載遺憾地回到布置滿滿兩人合照壁面的小房間內,雖然不甘心但還是著手將一張又一張的回憶給撕下。其實他沒有怪罪吳甄媛,他也明白吳甄媛也許已經愛過了,也已經努力過了,才會沒有將幸福兌現給未來的他們。

隔天的 I’m Coffee 並沒有照常開啟閒話家常的大門,每天早上11點準時報到的好友李伯瑞看見了大門深鎖裡頭一片死寂,打了通電話給黃明彰。此時的他獨坐在碼頭接起了電話「欸兄弟,你睡過頭是嗎?都幾歲了還需要我打電話叫你起床啊?」李伯瑞慣性的語氣讓黃明彰抑制不住滿湧淚水「我我失戀了。她從上海回來特地跟我提分手…少了她我該怎麼辦…?我真的不能沒有她啊…。」潰堤,黃明彰的淚水總算在這熟悉又溫暖的聲音之下潰堤了。

那天下午I’m Coffee 依然沒有開啟大門,黃明彰與李柏瑞坐在碼頭簡單地吹海風,只想讓海風將內心激動的情緒給撫平些。在李柏瑞的面前黃明彰不需要任何假裝地可以嚎啕大哭、不斷哽咽地說出一字一句關於前一晚的故事情節。直到黃明彰哭得累了、倚靠著李伯瑞背上緩緩睡去。其實,黃明彰專情態度一直以來都是身邊朋友學習的對象,任誰也想不到如此專情又紳士的男生會瞬間崩塌成為為愛所苦的落魄男子;雖然很想勸勸深陷失戀痛苦的黃明彰,但大家也都知道能夠解救他的只有黃明彰他自己,而此時的黃明彰只想問問已走遠的吳甄媛「妳,有曾經愛過我嗎?」

在感情裏頭誰不想做個好人呢?將最好最美的全給了最深愛的他,也許物質上我們不能給對方相當好的享受,但在心意上卻從來少不了一絲一毫。也許現實的世界終究殘忍吧!我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被改變當中,也許工作的壓力讓我們一夜長大成為了勢利的人們,但有些人卻將這份勢力套用在任何時刻,包括我們所愛的人身上。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Advertisement
城旭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