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受過傷的人,都許過無法實現的願望

圖/Shutterstock

 

 

    願望是個很美的夢想,但不一定出現在快樂的時刻,悲傷、絕望、空蕩的時候,人也常常許願,許一些奇怪的願望。

 

    朋友分手了,過程很和平,雖然不捨,倒也沒有死纏爛打的拖棚歹戲,兩人都三十好幾,沒多餘力氣為一段無法再努力的感情哭天搶地。

    即使道別的時候很瀟灑,但失戀的痛苦就像烈酒的後勁,夜深人靜時才灌滿全身,朋友開始回想過去自己的付出與體諒、可能有第三者介入等等於事無補的猜測。

 

    其實跟一般失戀的SOP沒什麼兩樣,她傾訴的情緒還算平靜,說是早有預感,但還是免不了感傷;過了會喝個爛醉忘掉一切的年紀,可是躲在房間時,連看部紀錄片都淚流滿面。

    種種洶湧情緒,不可能因為早有預感而平息;真心愛過一個人,哪怕分得再絕情,也覺得對方仍處處令人眷戀。

 

    「怎麼可能不難過呢,又不是玩玩的。」我安慰道。

    朋友回答說:「如果我是玩咖就好囉。」

 

    遇過很多傷心的人,他們在感情中受過重創之後,常常都會許下一些奇怪的願望。

 

    「真希望我是也個沒血沒淚的賤人」

    「真希望從沒愛過他。」

    「希望從此以後我不要再愛人了。」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