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時常將生活中的不滿遷怒至愛人

圖/Shutterstock

 

 

 

身處於這個繁亂的大時代中,

人們時常感到迷惘與無助。

 

不確定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感受,

但是我時常,這在我的人生經歷中不斷上演。

肯定自己和否定自己,如此矛盾的情緒日夜交替。

 

每個人的生活都不簡單,

尤其現在環境的競爭變化萬千,

壓力不同從前輝煌的經濟起飛時期,

那個時候他們說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穫,

 

現在則是累的連狗都嫌棄你拿牠做比喻,而且還是賺不到足夠的錢可以安身立命。

社會還要說你太脆弱,頂著花白髮絲的人們,用一顆草莓就堵了你的嘴。

 

 

於是這種集體壓抑的壓力無處消化,

在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只好找最親密的人說說話,然後在不經意的時候將情緒往他身上倒。

 

我們時常將工作上的不滿轉移至愛人,只是自己渾然不知,又或者刻意裝作不知道。

總是自私地希望對方永遠準備好承接你的不開心,隨時撫慰你受了委屈的心。

 

原是愉快的晚餐,我低頭滑開手機訊息,工作像是每日都會傳來的罐頭簡訊,無論何時何地。

抬頭望他一臉茫然地問怎麼了啊?接下來,無論他做什麼我都看不順心,挑剔與爭吵總是一觸即發。

即便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好、不對、不該,但的確很難在一個瞬間收拾煩躁。

 

我見過好幾次他一臉受傷,我感受到他不計其次的無奈,我聽見他辛苦的嘆息,可憐的他。

 

將在外的情緒帶回給另一半,不懂的人會以為自己是在和對方分享生活,體貼的人就會告訴自己欺負妳的不是眼前這個人啊,沒有需要衝著他發脾氣。

 

年紀輕的時候,所有人在愛情裡都容易把自己擺在第一順位,想吵就吵,想鬧就鬧,總之自己的不開心被抒發了就好。時常忽略對方的感受,時常忘了他也會哭會笑,也會難過沮喪。

 

可以理解的是,大家都有各自的情緒和挫折,男人的辛苦或許對他們而言更難以啟齒,縱使我們都希望另一半是個能夠共同分憂解勞的倚靠,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一直一直擔下所有。

 

希望我們都能坦誠地向另一伴訴苦而非遷怒,靜心想想,他是多麼無辜啊。

在那被我毀掉的晚餐之後,我心懷內疚地抱抱他,說了對不起。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