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餘生那麼長,總有一天能把所有的遺憾都熬成遺忘。

文/不朽 圖/Shutterstock

 

 

我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再一次聽到他的消息。從好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口中聽到他分手的消息,而且還是隔了好幾個月之後,我沒有太大的反應,輕輕地點了頭。她說:「我記得以前你每天都跟我講他的事情,無論是開心的傷心的快樂的難過的。那個時候我看著你們牽著手散步的背影,我曾經以為你們會一輩子在一起。我也還記得你失去他的時候,眼淚一顆一顆掉下來,終於看見他完全地消失在你的世界裡。」

 

我聽見她訴說陳年的舊事,卻像是在聽說書人講故事一樣,那些場景好像有一點熟悉又有一點陌生,我不太記得當中的細節了,就剩下一些殘殘破破的碎片穿插在記憶裡面,我才發現,原來好久好久我都沒有想起他了,有多久呢,久到想起他的時候,像是在舊倉庫裡面發現的老照片,甚至那些灰塵都已經久積成垢,不再能清楚地看見照片中的主角。

 

「那個時候你真的很愛他。」她說。

「是嗎。」

 

我沒想過有一天我竟然會記不起來。原來我曾經如此深愛過一個人。

 

所有的種種,都像是被風吹散的花瓣,四散在田裡,化成泥,化成土,它們像是沒有存在過一樣,像是在聽人說上一輩子的事情一樣,像是翻了好幾十頁的書翻到了結局一樣,它們一點一滴地被稀釋,一點一滴地抖落,一點一滴地被暈開,在歲月裡面不再鮮明不再刺痛,它們慢慢地變得很柔和也很模糊,它們沒有叫囂也沒有肆虐。

 

日子這樣過下來,風在吹著,時間在流淌著,這條路上的我在走著,世界在一刻不停地流轉著,我終於走到了這條路的盡頭,終於在走出了他的世界,於是不再會時常疼痛著,終於不再深陷在泥坑裡,終於不再手緊握著那些遺憾,終於,終於不再想起。

 

你相不相信呢,那些曾經歷歷在目的過往,有一天居然想起來像是在說一個有趣的故事。你相不相信呢,曾經把自己困在一個錯錯綜綜的迷宮裡,每走一步路都需要用那麼多的力氣,撐著自己去走那麼長的一段路,現在居然走到最盡頭的時候,會感謝那些曾經讓自己槁木死灰的遺憾。你相不相信呢,終於有一天你會坦然地說出這些遺憾,它們不再佔據你記憶的一部分,它們再也傷害不了你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