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擋不住,只有一夜的愛情?

 

對你來說相愛就好,對我來說適合才重要

妳,有愛過我嗎?無奈男子的告白

 

 

「欸…甄媛妳真的不打算多留幾天嗎?妳才回台灣兩天而已,這也太快閃了吧?」

「留在這幹嘛,又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還不如早點回去工作。」

「妳真的很不夠意思耶!居然特地回來談分手,卻不願為了姐妹多留幾天?」

「好..好…好!就因為妳,張佩佩小姐。本姑娘多留三天,怎樣?夠意思了吧!」

 

好友佩佩想要讓吳甄媛多留在台灣幾天、好讓許久未見的兩人可以說好多好多的話、甚至可以整夜狂歡度過姐妹之夜。因為佩佩的極力說服之下,吳甄媛特地將隔天的班機改了日期,打算捨命陪君子讓自己的多年姊妹可以閉上嘮叨的嘴、別再使出碎碎唸大絕招了。兩姐妹刻意挑了間台北市最著名的夜店,在這兒的人們不是高富帥的高貴公子哥,就是擅長把妹的三寸不爛之舌一夜郎。這晚,她們泡在舞池中享受著音樂酒精後帶來的愉悅和迷幻感受,沒什麼特別想什麼,只有將工作與惱人的情緒拋得一乾二淨,經由搖擺的性感曲線讓所有的負面隨著音樂逐漸散發成汗水。

 

兩個好姐妹同時擁有著姣好的身材、亮麗的外表與臉蛋,可想而知踏入舞池的那一刻起,立即成為了男性們的注目焦點。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發酵得過於快速,蜂擁的人潮將原本聚集狂歡的兩人給沖散了。當佩佩回過神來,吳甄媛已經遠離了自己的視線,沒想太多的她回到了原本兩人坐的吧檯區喝著僅存幾口的瑪格麗特、等著好姐妹的歸來,而吳甄媛也許是因為工作緊繃的因素也太久沒放鬆了,最後不勝酒力,將最後的視線停留在上了計程車、模糊的視線只看見了房間角落一個打著赤膊、古銅色肌膚的男子正解開皮帶打算朝著她走來,在那之後只有身體的刺激感觸,腦中與思緒並沒有任何的知覺與反應。

 

當固定的鬧鐘在早晨八點整響起,吳甄媛睡眼惺忪地拿起手機只看見佩佩的20通未接來電和訊息,當她回過神來才驚覺自己連內衣也不剩地身在一個陌生房間裏頭,旁邊躺著胸膛厚實、腹肌線條明顯的全裸陌生男子,她感到慌張不安嘗試著搖醒身旁的陌生男子,當陌生男子醒來後向她說:「睡得好嗎?妳昨晚在做的時候抱我抱得好緊。」陌生男子邊講著這番話手還不忘撥動吳甄媛的凌亂髮絲。「我…我想我一定是喝太多了,不好意思我還有急事,我要先走了。」吳甄媛明確知道自己因為貪杯的關係,迷迷糊糊地做了傻事、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正當吳甄媛要動作掀起被單時,陌生男子一個胳臂強而有力地抱緊吳甄媛:「我知道你昨晚是喝醉了,但妳跟我說了很多事情,我覺得我對你有感覺了你離開這裡之前我只想問你,你也一樣對我有感覺嗎?」。

 

「我…我現在腦子很亂很亂,我現在無法回答你這問題。」

「好吧…那你現在要去哪?我開車送你吧,這裡比較偏遠不好叫車的。」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