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餘生請你指教

圖/Shutterstock

 

 

我有一個挺早婚的朋友,二十初頭就決定嫁了,父母雖不能說是完全反對,但總是有點躊躇,要這麼早嗎?不要再多想想嗎?

 

結果她說:「可是再過幾年,說不定我就不想嫁給這個人了。」

 

 我聽到時驚訝壞了,什麼?如果你沒有會愛這個人一輩子的把握,那為什麼要嫁呢?

 

可是,慢慢慢慢地,我卻有點明白了其中的真義。

 

許多人(包含我自己)是這樣子的:談戀愛很勇猛,只要喜歡上了,不管雙方條件合不合,就執著的去愛了。可是,看似很勇敢的行為,真的有那麼勇敢嗎?說穿了,我們都不是十七、八歲了,都知道失戀死不了人,看起來不怕受傷的勇敢,其實是建立在「就算傷了,這點痛我還扛的起」的前提上,是精密計算過後,覺得痛歸痛,可是還扛的住,就像一個看似瀟灑、下注不眨眼的賭徒,也許只換了損失得起的籌碼,這些輸光了,眨都不眨眼,但想要再多?抱歉,多一個子兒都沒門兒。

 

可結婚好像是另一回事。

我們總是說,始終沒找到那個讓你有衝動想結婚的人,但是,讓你「衝動」的條件是什麼呢?肯定不是金錢外貌這種流於表淺的東西, 會不會是,我們期待一種「有把握」的篤定,可偏偏那是不可能存在的事物?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