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只是用「我不夠好」保護自己

Share

圖/Shutterstock   

有時候,我們會用「討厭自己」來保護自己。
等等,你是書讀太多腦袋進水了嗎?這聽起來不是很矛盾嗎,為何討厭自己可以保護自己呢?

根據安娜弗洛伊德的觀點[1],在眾多防衛機轉當中其中有一個比較少被提到的是「和自己做對」。你之所以覺得「用討厭自己來保護自己」這句話很瞎,可能是因為你心裡面有一個假設是——討厭自己是最糟糕的情況嘛!還有比這個更糟糕的嗎?

但這並不是事實。

舉例來說,我常常收到類似的來信,在這樣的例子當中,我們或許有機會可以看到「討厭自己」並不是最糟糕的情況。

「海苔熊,我已經很努力了,但他對我還是忽冷忽熱,我知道自己這樣很傻,可是愛上了實在是沒有辦法。每次我們約砲,我都想著怎麼樣才能夠在性愛技巧上面多精進一點、在講話上面多溫柔一點,可是不管我怎麼做,他說,雖然我很重要,但是他女朋友也很重要⋯⋯我常常想,是不是我不夠好,不夠好到,他有我就好?」

上面這一串看起來很努力想要改變的自我表白,真的很令人心疼,但如果從防衛機轉的觀點,有一種可能是:當你選擇相信,是因為自己不夠好他才比較愛她,那麼你終於可以逃避去面對「不管你做什麼,他總是不會把你放在第一順位」的恐懼。

檢視兩種恐懼

聽起來有點似懂非懂嗎,沒關係,我們拉個表格來看,或許你會更清楚。

從上面這個表格當中,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情——我們之所以選擇相信「自己不夠好」,因為那個「不夠」(not yet)[2],創造了一種「我好像還可以好好努力」的可能。然而,不論你多麼努力,他都不會如你想像的那樣愛你,或者是他仍然一邊攬著你的肩膀,一邊仍然放不開他的女友,因為這並不是你想要的,於是你只好試圖做多的事情、參加更多的講座、看更多的書,讓自己「變更好」。

瞧,這是一條沒有終點的路!你之所以選擇在這條路上掙扎但是仍然繼續走,是因為「相信還有可能」或「相信自己不好但還有努力空間」比起相信「他就是沒那麼愛你,你做什麼都一樣」比較不會痛苦。

從自己的惡夢裡面醒來

你活在惡夢裡卻沒有辦法醒過來,是因為儘管這是一個讓你感到痛苦的惡夢,相較於清醒之後未知的孤寂,你寧可活在夢裡,掌握「鞭笞自己的權力」。

所以要怎麼辦?看破、絕望嗎?醒過來不是很痛苦嗎?的確很痛苦,但根據認知失調理論[3],在你沒有「看破」之前,你只會做盡一切,用不同的方式來合理化自己目前的狀態,然後由於關係的互動是環環相扣的,你一直沒看過,他就更可以用過往舊有的方式,和你繼續相處。

「老師你跟我說,如果不喜歡目前的關係狀態,要跟他說,然後我昨天真的說了,可是我們的關係反而變得更糟糕了⋯⋯」
「很不容易呀,你真有勇氣!更糟是怎樣更糟糕?」
「我們要做愛之前,我跟他說我不喜歡這樣子的關係,結果他大發雷霆,說如果不喜歡就不要繼續呀。然後我趕快滅火,跟他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覺得根本沒有用,我在這段感情裡面的地位好低⋯⋯」
「是啊,你說得對,感覺的出來很沮喪。畢竟你是這麼努力的維持這段關係。不過,向來地位很低的你,這次不是成功讓他感到緊張了嗎?」

如果讀到這裡,還是覺得要「做點什麼」來改變現狀,那麼或許你可以問看自己,過去你做了好多好多,現狀有明顯的改善嗎?如果沒有,你要不要試著「不再為他做些什麼」,或者是轉過身來,為自己做些什麼?

海苔熊

延伸閱讀
[1]The school of life (2017)。人生問題的有益答案:偉大思想家如何解決你的煩惱。台灣:先覺。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2214
[2]雖然這裡描述的是比較悲慘的情況,不過在學習上面這個「還沒有」的觀點卻是不錯的,請參考 https://goo.gl/aWg9RB

[3]Festinger, L. (1962).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Vol. 2).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