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激情過後,親愛的姊妹請讓我報復妳

Share

對你來說相愛就好,對我來說適合才重要

妳,有愛過我嗎?無奈男子的告白

擋不住,只有一夜的愛情?

「喂…佩佩是我啦,我這次完蛋了啦!我在東區敦化這裡,我不知道我該去哪裡…」

「欸甄媛,這應該是我要問妳的吧!整晚搞消失,我只差沒報案了妳知道嗎?」

「妳不要再罵我了啦…我現在真的頭腦很亂,先讓我去找妳好嗎?」

「我臨時被老闆叫來公司加班,先到我公司來找我吧。」

下車後的甄媛第一時間只想見到熟悉的好姐妹臉孔,而佩佩也聽得出來電話裏的那一頭傳來的盡是甄媛的緊張又無奈語氣。來到佩佩公司後,只見甄媛彷彿頭頂整片烏雲般的黯淡喪氣;那種無奈神情只差臨門一腳,就要將甄媛連同她的無奈烏雲給踹進深淵了。於是,佩佩坐在公司的臨時會客室聽著甄媛將前一晚的事情娓娓道來。

「蛤?你居然跟一個陌生帥哥One night stand 而且還不跟我說也不找我?!」

「大姊這樣,這樣對嗎?我都已經快崩潰了妳還取笑我?」

「說真的,他Size大嗎?技巧好嗎?快跟大姊分享一下啊!」

「別鬧了妳,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了。妳還關心那無關緊要的事情。」

「嗯?這不是Alice嗎?原來妳們倆認識啊?」

正當佩佩想要進一步瞭解前一晚甄媛的實況之際,會客室的門敲響了兩聲,進來的是佩佩的大主管Tim而甄媛從一次的失落崩潰情緒來到了第二波的手足無措。只見Tim露出彷彿看見夢中情人般的燦笑,甄媛只能摀住側臉手肘撐著桌面不敢抬頭正視站在門口的帥氣主管Tim。

「Alice…甄媛這名字從妳大學後就沒用勒!妳怎麼認識我們家Tim啊?」

「不要再問了啦!我之後再告訴妳啦!真的很大嘴巴…很討厭耶」

「不過甄媛,你真的對昨晚夜店喝掛之後的事情都記憶斷片啦?」

「斷片?沒關係,Alice待會你有空嗎?今天都沒和你多聊,有空喝咖啡?」

「沒空!沒空…沒空。我…我待會還要回家收拾行李,我要準備飛了。」

當佩佩聽見甄媛用氣音叫她閉嘴別再說的時候,佩佩就大致上瞭解了甄媛與Tim之間的關係了。但,佩佩一直夢寐以求的情人就是帥氣又紳士多金的Tim;這時的佩佩對於好姊妹甄媛逐漸從閨蜜轉為情敵的感受。而甄媛卻到現在還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踏上了佩佩的地雷,而這也是姐妹倆的考驗的開始而已。

「喂,明彰嗎?是我佩佩,我知道甄媛已經跟你已經沒關聯了,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跟你說件事,希望你能勸勸她不要誤了自己的人生才好,我真的很擔心她…」

「怎…怎麼了嗎?甄媛她想要做什麼傻事嗎?快,快點跟我說!」

「前幾天,甄媛跟我說跟你分開了心情差想喝點酒放鬆,我們去了夜店後…」

「後來怎樣快說啊!這時候你還吱吱嗚嗚地,不要猶豫你就說吧!」

「呃…她後來就在我不留神的時候被個陌生男人撿屍了,後來回那個男人家他們就…你知道的,酒後亂性這部分我相信,但是這真的不是平時的甄媛…」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告訴我,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明彰!你不要衝動,千萬記得有話好好說,不要太意氣用事!」

當明彰知道甄媛等於算是無縫接軌之下和另一位男人上床,而且還是陌生男子,雖然兩人已經分手了,但明彰還是認為甄媛給自己帶了個大綠帽。而佩佩也知道她的目的就要達成了,雖然明彰還沒等佩佩講完所有細節就急著掛上電話,但佩佩的優越感已經從話筒中延伸至她的滿臉笑意上了。

「吳甄媛!妳,難道就這麼飢不擇食、渴望男人的爬上妳的肉體嗎?」

「黃明彰你大半夜凌晨兩點鐘打來興師問罪什麼意思?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哈!跟陌生男人做愛很爽吧?刺激嗎?對方帥到妳都昏頭了吧?」

「我懂了,在你眼裡我就是個放蕩不羈的女人對吧?好啊,這樣離開你了也剛剛好,你以後不會有這麼放蕩的女朋友了,恭喜你!」

吳甄媛不用想也知道,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她心中好姊妹的背叛,但她猜不透的是為什麼佩佩會如此對待自己。此時此刻,她明顯感受到被全世界遺棄的滋味。原來,什麼好姊妹到頭來也都只是一場空,自己的掏心掏肺只是淪為他人的笑柄罷了。

「他是高帥多金的高階主管,我的一切應該從現在起不需要經過你來同意吧?」

吳甄媛完全瞭解,現在她口中所說出的一切都只是氣話…。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Advertisement
城旭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