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總是在很難過的時候,忍住不哭。

圖/Shutterstock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個太努力的人,

但也因為這些太過勇敢而總是令人擔心。

 

不論是在哪個崗位,都扮演好自已角色該有的樣子,

家人、朋友、情人、員工、路人、主人,

在每個位置上,都有著你需要應付的對象,時常手忙腳亂的。

 

我們都是群居動物,

雖然有好幾次,你都想要逃地遠遠的,

希望世界就這樣把自己給忘了,

反正你也從沒為自己活過一秒。

 

 

爐上的水煮沸了,

尖銳刺耳的鳴笛聲自火爐上綿延著,

畫面拉得越來越近。

 

 

你和他住得不夠遠,以至於走來走去總會路過那幾個曾經承諾過的巷口,

雖然試了好幾間,但那家的乾麵你還是吃得最習慣,最習慣。

 

像大人一般地跟大家說:「我們是和平分手。」

多麽瀟灑成熟,足以能夠照顧自己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