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雖然不捨,但給你自由等於給你幸福。

對你來說相愛就好,對我來說適合才重要

妳,有愛過我嗎?無奈男子的告白

擋不住,只有一夜的愛情?

激情過後,親愛的姊妹請讓我報復妳

 

 

 

當甄媛感受到被全世界給遺棄的失落無助時,她找不到一個真正的出口可以宣洩而出;她心想:「為什麼我會這麼失敗,連個手足姐妹都可以離自己而去?」她其實已經感到備感壓力、也有想到一了百了離開人世的念頭;但想到一手拉拔起的上海事業,她實在無法這麼不負責任地就這麼走了,留下了盡是身旁人們的苦痛。

 

於是,她決定找過往好姐妹佩佩將話說開、將彼此內心話給說清楚講明白。但當她傳訊息或撥電話給佩佩時,總是得到「最近工作忙、這幾天不方便」等的答案,她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決定了直奔佩佩公司,就算在門口等著佩佩下班也無妨。當佩佩看見苦等門外的甄媛,基於多年的姐妹情的促使之下,佩佩還是鼓起勇氣邀請甄媛到會客室坐坐。

 

「說吧,妳想跟我說什麼?」佩佩直接用質問的口氣起了頭;但其實根本不該是這樣的,甄媛心裡這麼想著。「這應該是我想要問清楚的問題才對,為什麼妳要將我跟妳說的秘密向明彰全部說出去了呢?這樣讓我在他面前、他朋友面前該如何抬起頭來?」甄媛已經儘量放慢、緩和地說出這段話。佩佩聽完後停頓了幾秒鐘說:「你們已經分手了,妳也睡了Tim不是嗎?妳想這些有用嗎?還是妳想要吃回頭草、或是吃吃他身邊的兄弟呢?」此時的甄媛已經忍無可忍地向佩佩狠狠地摑了一聲巴掌。

 

 

 

其實甄媛早該感到心灰意冷,但總算看清的她走了佩佩的公司這一回也深深地感到佩佩的無情無義。她想:「在回上海前找明彰聊聊吧,好久沒有當面好好地聊天了。」於是她冒著台北雨夜的天空,搭上計程車來到了I’m Coffee咖啡廳。當明彰聽見開門的鈴鐺聲響起,抬頭還來不及說出歡迎光臨等招呼語,只見甄媛面無表情地往吧檯走來,明彰還沒等甄媛講出第一句話就脫口說:「想喝咖啡?還是蜜豆奶?」原來,明彰從開了I’m Cofee後冰箱內總是準備著幾瓶甄媛學生時期最愛的蜜豆奶,就是等著甄媛的到來。

 

「蜜豆奶,謝謝。」甄媛這麼說著。

 

甄媛插上吸管大口喝了半瓶蜜豆奶說:「還是只有你懂我,對吧?不管我遇到什麼事情,你總是第一個跳出來護我,無論是被老師罵、被我爸媽禁足,你總是站在我面前讓我避開好多風雨,我知道你的用心你的用意,這次我不知道我怎麼了。」

 

明彰聽見後,眼淚順延著臉頰潸然而下,忘記了該如何好好說出一字一句。原來,甄媛記得他對她的好、原來,她始終沒忘記還有個地方能夠讓她倚靠、讓她遍體鱗傷時回來將一片又一片的羽毛給修復了再度高飛升起。忍住不哭的明彰說:「不如,讓我們重新開始吧。」簡短的一句話讓甄媛的眼淚不斷潰堤,她很想,當然想!但想想近期發生的種種事件,甄媛哽咽著說:「現在的我真的配不上你,你適合更好的人留在身邊、陪你一起打理這間店、給你真正的幸福。」說完後甄媛再也忍不住而號啕大哭了起來,因為這次,她是真的口是心非的說出這番話,這番令她錐心之痛的話。

 

說完後甄媛給了明彰這幾年來最深刻的擁抱,這個擁抱維持了好一段時間;這晚,I’m Coffee超過了十點打烊時間燈還依舊明亮。他們將這幾年的思念與懊悔給濃縮在這份擁抱中,想要藉由這個擁抱給釋放出所有的感受。冷靜後甄媛慢慢將明彰從擁抱中抽出說:「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必須要回家整理行李了。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每一句話,你值得更好的女人留在身邊,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滿足了。」當明彰還沒反應過來,甄媛用一貫作風地轉頭不告而別送了明彰最後這份禮物。

 

沒有多久的時間,明彰讓I’m Coffee換了新的Menu換了新的裝潢也換了新的招牌,這似乎意味著明彰想要用新氣象來面對接下來重新開啟的人生。而甄媛也正在上海繼續努力當著難以親近的女強人,這年她不但當上了公司的副總,更在上海有了許多新的追求對象;但,他依舊掛念著人在台灣的明彰,想著當天台北的夜雨、學生時期生澀的兩人,她的眼眶還是還是不禁紅潤著。

 

其實,在愛情中我們都傻傻地冒著所有危險,可能傻著等待傻著守護、可能一時的貪玩讓自已過了頭,但總要給自己一些矯正的理由,讓自己重新步入新的正軌,我們當然可以維持自己美好無瑕的形象、高居不下的人氣與佼好外在,但請永遠都要記得,在準備忘我的同時,還有個人傻傻在原地等著你的擁抱、你的親吻,等著你的那句「我回來了」。

 

(完)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