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都別再留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愛情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最可怕的不是他斬釘截鐵地告訴你「我已經不愛你」,

而是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愛情。

她告訴我,希望一個人去旅行,去看看風景,去試著找回自己,還有信心。

從台北前往台東的路上還算安穩寧靜,普悠瑪號上的陌生人看起來都比他還要熟悉,沿途向後飛逝的風景都是一眼瞬間回不去的曾經,她不禁也想起他們的曾經。

那次像是再平凡不過的鬧脾氣,一直都很習以為常的調頭離去,或許沒有人會料到在那之前的擁抱和親吻,會成為這段關係裡最後一次證明相愛的記憶。

她和往常一樣情感氾濫的為了爭吵而哭紅了眼睛,卻只有一身傲氣仍然頑強地不分所以;他也和從前一樣地離開現場後就傳了訊息,只是態度和語氣都變得冷淡。

所有的大事,都是許多的小事所累積而成的。

我們能夠任性到什麼時候呢,

又有誰能夠接受所有的予取予求,不僅是物質還有精神。

但是這次要說的不是兩個人因為過度的退讓和容忍,最後走向分開的故事。

最可怕的不是他斬釘截鐵地告訴你「我已經不愛你」。

她在前往台東的火車上,要自己好好地適應一個人的生活,她將手機裡LINE的APP給刪去,她要自己別再忍不住去點開他傳來的訊息,尤其是他明明說了不想要在一起。

在那次的爭吵後至溝通,他說再也無法和她繼續下去,所以先彼此冷靜,幾日後便依舊說這四年的感情只能到這裡,他從沒說「我已經不愛你」,但說了「我們還是分手吧」。

我那總是少一根筋的朋友,心力交瘁的不明白,他所說的分手有沒有如她的心痛那麼肯定,她就只好偶而裝作自己沒事的,偶而又忍不住將自己埋進棉被裡哭啊哭的。

最讓她無法好好振作的主因,是因為他還是會傳訊息來,像是要確認她是否夠傷心般。

於是,耗費全力才要安穩的情緒,便又隨著一封封的訊息,如無可預知的海洋,時而風平浪靜,時而波濤洶湧。

這時她就會想起從小住在海邊的兒時回憶,那片未知的海曾經給還不經世事的她許多希望與夢想。離海岸不遠的老舊屋瓦下也有著她慈祥的奶奶,在每一次的跌倒後又氣又心疼的替她擦藥。可成人後的所受的傷,都要靠著自己一次次的信心喊話,看傷口結成痂,留下淡淡的疤。

火車到站,那是個離城市太遠的地方,她很不熟練地沖著一杯杯的咖啡,換取幾個夜晚的安憩之所。她依舊還在練習,練習不要他對自己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愛情。

台北仍在下雨,她在的那裡天氣晴。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