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都曾有過一場聲勢浩大的暗戀

Share

文/蕊希 圖/Shutterstock

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場聲勢浩大的暗戀。

對他來說,我只是他人生中輕描淡寫的一個過客,但對我來說,他的一切都波瀾壯闊。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凌晨三點。

想起那個愛而不得的人,倒出了一地的回憶。

多愁善感真可怕,但有時,又好感謝它。

如果一切還來得及,我多麼希望自己當初沒有放棄。

我多想你能來抱住我,告訴我,你也不願只做朋友。

我出生在七月,巨蟹座。其實我從來都不相信所謂的星座,但不得不說,在那些對於巨蟹座的定義和判斷裡,有一條說中了我,無力反駁,我是一個情感極其細膩的人,念舊而多愁善感,很難忘記發生過的事情和曾經深愛過的人,總是莫名其妙地喜歡幻想,期待自己能忘情地進入未知的一切。

二〇〇八年,在大連,我認識了易先生。一個至今為止,對我人生有著重大意義的男人。這些話,我從來沒有對他說起過,所以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他是否感受到自己在另外一個人的心裡,竟然如此重要。

因為母親是教育工作者,所以從小到大,我受到的都是極為嚴格的家庭教育,一路走來也都算順風順水。直到高中聯考失利,打破了一個乖乖女對於未來的所有幻想。

於是,從小倔強的我,上了一所很普通的高中。父母失望,我整日頹廢。那時候每天的生活就是,沒完沒了地吃,再沒日沒夜地睡。我自暴自棄,我不再惦記自己的夢想。這樣漫無目的的日子,過了將近一年。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易先生。

易先生和我有著共同的目標:做主持人,去北京,考上所有學廣播的孩子都夢寐以求的學校。因為相同的興趣和人生理想,我們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每天中午待在一起,討論學習,閒扯八卦。我們一起去高中校門口那家簡陋的小店吃簡單的午餐,我們一起以各種聽起來正當的理由逃過午睡。我們在那些街頭的小酒館裡,對著一張張破飯桌,聊著我們的熱血夢想。我們口出狂言,我們不羈,但對於夢想,我們卻都是認真的。

我多想那些真實存在過的日子,從來沒有丟失過。

認識我很久的朋友都知道,我有過身材嚴重變形的時期。任由別人怎麼說,我都沒有動過減肥的念頭。我自暴自棄,覺得反正也沒有人會在意,但愛情就是一種特別神奇的東西,它總會把你所有認為的不可能都變成現實。

因為易先生的緣故,為了讓他能對我的好感增加哪怕一點點,我下定決心開始了極為痛苦而艱難的減肥日子。那種感覺,和我有過相同經歷的人,一定都能體會。沒辦法,我打小就是一個特別倔強的孩子,只要我決定做一件事情,我一定不達目的誓不甘休。雖然後來很多事情向我證明這也許並不是一種很好的性格,但不得不說,為了他,我還是減掉了十五公斤的肥肉,我的樣子變得好看。我留起了長髮,梳起了當年滿大街都是的非主流式的齊瀏海,我開始很認真地讀書,我像他一樣,成為老師們口中的好學生。

在我人生最低谷的階段,因為易先生,我變得好像有了那麼一點不同。

雖然我並不希望接下來這一切的發生,然而,人生路上的轉折來臨時,由不得你願不願意,你只能學會接招。

在一切都看起來還不錯的時候,他離開了。

其實,也並不是突如其來的。他比我高一年級,所以從喜歡上他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清楚地知道,他會先我一步離開。而他就是那個抽中了上上籤的人,他去了北京,那個我們曾經無數次提起的地方。我替他高興,可能那種感覺並不亞於他父母多少。我眼看著他的努力沒有白費,又要眼看著他離開。

所以你說,我到底是該開心還是難過?

以前我一直覺得,我們那所學校好大,從教學大樓到校門口,要走上好久。但當他走出去的那天,我糊塗了,我還沒有看夠的那個人,竟然沒幾步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內。

那天我看著他,難過了好久,卻始終沒讓眼淚流下來。

你看,先走的那個人總是可以輕而易舉說走就走。先動感情的那個人,只能留在原地,故作鎮定。

從那時候開始,我瞞著我的心,不再說一句有多喜歡他。也從那時候開始,我瞞著身邊所有的朋友,又喜歡了他好久。只是,所有的這些情緒,我都對他隻字未提。我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以看上去最保險的朋友的身分,前前後後,喜歡了他五年,又好像更久一點,誰知道呢?

新浪微博:@蕊希Erin
微信公眾號:蕊希(yigerenting179)

本文出自《願你迷路到我身旁》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