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再愛也不要怕失去,再努力也不能忘了自己

很愛那個人,好害怕失去他,如果可以永遠快快樂樂在一起就好了。

所以妳發揮演技,扮演他喜歡的個性,妳很討喜,每次說話都是他在滔滔不絕,妳附和他的意見、贊同他的所有觀點,有時候妳也試著說出自己的看法,說了幾句看他一臉不屑,妳又把話收回,笑著說自己其實不瞭解。

妳變的沒有自信,好像做什麼都很差勁,還有他始終念念不忘的舊情人,妳相信如果有一天她回頭,他就會頭也不回的走。妳常拿著手機問他:「這女生好看嗎?」、「如果有天我死了,你會傷心嗎?」其實妳不是想試探恐嚇,只是希望他說任何人在他心目中,都比不過妳,等他說了,妳又覺得那不過是虛偽的謊話。

為了他的笑容與好心情,妳努力揣摩,有時候卻還是不免犯錯,妳自評成績普通,他越來越難掩飾他的不耐煩,妳以裝作若無其事和假笑勉強飛過每一次可能引起爭吵的引爆點,也許有一天你們真的會再也壓抑不住而大吵,他會奪門而出而妳會大哭,之後你們就完蛋了,妳覺得那一天就快要來到。

妳維持的好疲累,越害怕失去好像就越容易失去,不幸的是這的確是事實,妳越是沒有自我、沒有自信、唯唯諾諾,他就越不容易珍惜,即使他沒有離開,最後妳遲早也會因為包容到極限提出分手,很可惜的是也許到最後一刻,對方從也沒有機會認識到真正的妳,如果他認識的是真的妳,你們至少有機會以平等的方式相處,他也許離去也許留下,至少不是迷惑和辜負。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