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因為愛,我懂得對愛情說不

文/柚子甜 圖/Shutterstock

 

 

他是娟在一次聯誼上認識的男生。

自我介紹的時候,娟得知他比自己大六歲,興趣是健身和游泳。由於身材結實,加上外表長得不錯,當天他在聯誼會上深受女生歡迎。娟在一旁默默地看他一派熱心地忙前忙後,幫女生買去冰的飲料、提重物,又開自己的車一一送順路的女生回家──包括她在內,娟的心裡慢慢地對他升起了好感。

 

「我跟妳家住滿近的,」男子眼裡泛起笑意,在娟的家門口停下了車:「改天可以來我家坐坐,我請妳喝咖啡。」

「好啊!謝謝你。」娟道了謝,拿起包包下了車,等到男子的車開走,才喜形於色地掏出手機,傳訊息給她最好的朋友:「剛剛聯誼遇到天菜了!」她一邊飛快地在螢幕上敲打,一邊忍不住泛起喜孜孜的笑意:「而且他還約我下次見面!不曉得是不是客套話。」

 

娟沒有想到,那個「改天」竟然這麼快就成真。隔天她收到他傳的訊息,問要不要周末下午來他家。「我請妳喝咖啡,不然妳想來喝點酒也可以,我這邊有很好的威士忌。」他說。

 

娟覺得這應該是某種暗示,馬上開心地轉告好姐妹,說天菜男好像對她有意思:「男生說要請女生到他家喝酒,這不是暗示是什麼?」

 

那次咖啡之約後,娟又和天菜男約會了幾次;有一次他親吻了她,她沒有拒絕,而當天晚上她就留在他的家,上了他的床。

 

她覺得一切都很順利,天菜男很溫柔,也很有情趣,會在端給她的早晨咖啡上用拉花畫出一顆愛心,也會用詩集裡的浪漫詩句跟她調情。娟滿心覺得自己兩個月前從廟裡抽到的上上籤好準,竟然真的這麼快就讓她遇見喜歡的人。

 

「我跟朋友說,下個月她結婚,我要帶我男朋友去。」娟在一天晚上聊天的時候,對天菜說道:「她們都說很想見見你呢,你那天想要穿什麼衣服?」

 

「抱歉,我好像沒有說過我們是男女朋友。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天菜男一反常態地沉下臉來,冷淡地說道:「我還沒想要定下來,我應該沒承諾過妳什麼吧?」

 

他們那天晚上攤牌,她才知道,原來他只想要有人陪,而不是想要找個伴;她以為那些親密舉動就代表他默認他們在一起,原來在他眼裡,只是兩個人你情我願的戀愛遊戲。

 

她當天晚上就封鎖他的帳號、刪了他的訊息。她依稀記得天菜男最後傳給她的一封簡訊,上面寫道:「名分,很重要嗎?」

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