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蘇絢慧/離不開的不是愛,而是依賴

文/蘇絢慧 圖/Shutterstock

 

 

在愛情世界裡,只有一個人的獨角戲,怎麼也演不出兩人的故事。

 

她,在我面前,停不下眼淚。

即使,她很努力的想開口,卻還是無法順利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靜靜的陪她,一起等待她可以開口說話的時刻。

 

終於,在一聲長長的吐氣後,她開口說:「他不再回我的訊息,無論我寫什麼,他都不回應我了。」才講完這一句話,她再度流淚了。

 

我點點頭,示意她可以慢慢說。

 

「我已經盡量克制我自己了,我不想像個瘋女人一樣,去質問他為什麼這樣對我?但他什麼都不說清楚,就對我置之不理,真的讓我好受傷。」說到這兒,她委屈的眼淚,又再度潰堤。

 

她所說的那個「他」,是她交往半年的對象。他們在網路的戀愛社團認識,第一時間便覺得彼此蠻投緣,常常說的話都很能對焦,有時候兩人聊得開心,互動熱絡之際,還曾被其他成員開玩笑:「請考慮這裡有其他生物在,好嗎?」

 

於是,沒有多久他們就開始私訊聊天,甚至互相給予私人通訊軟體,試著以音頻傳遞來熟悉彼此的聲音。進展很快,他們幾乎一天裡可以有數十通留言。這樣的互動頻率,讓她覺得很被重視,也很享受那種一整天都有人問候關心的感覺。

 

「原來,被在乎被關心的感覺,是這麼好啊!」我記得她這樣跟我說過。

 

於是,不到一個月,他們就決定見面。一個月的聯絡,那種無所不談的氛圍,讓他們都覺得可能上一輩子就認識了,怎麼可以這麼有話聊,彷彿已經相識許久。

 

見面時,她還有些許害羞,不知該如何把通訊聯絡時的熱絡感覺,盡快的在互動中複製出來。倒是他,非常的主動,不僅主動牽起她的手過馬路,還時不時靠近她的身體、摟著她的腰,或是搭起她的肩。她雖然有些訝異,倒沒有覺得不舒服。她不知道彼此這樣是不是就是喜歡,就是愛;喜歡靠近另一個人,喜歡被另一個人靠近。

 

 

見面之後,他們就像是熱戀中的愛人一樣,時常約會,一起逛街、吃飯,假日到郊外走走。而每一次,他都會有更親密的舉動,也有更親密的要求。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說:「我是以結婚為前提和你交往的,所以我希望我們不要花太多時間在談戀愛,在試探彼此,如果你的心意也是如此,那麼不要怕,我們可以有更親密的接觸,探索彼此的身體,也更認識我們更私密的部分。」

 

她每一次聽到他這麼說,腦子總是混亂得糊塗,不懂明明覺得他說的好像是對的,但為什麼自己卻又有些遲疑?也不明白,他看起來那麼認真,但自己心裡卻又莫名的不安?

 

她就是在這樣混亂又不安的情況下來找我的。一個在工作上有接觸的人,不算是特別熟識。

 

基於工作上的合作和認識,工作之餘,我抽出一些時間,聽她說起這一段關係。

 

在一開頭,她幾乎沒有辦法說明原委,我也總是聽得吃力。最後,在我做了一些提問後,才算是有些明白這段關係是怎麼回事兒,而她又是遇到什麼心裡的關卡。

 

對她來說,似乎需要一種保證,保證自己不是被欺騙,對方是真心愛她、重視她。同時,她也想確認,是不是有了性愛的親密行為之後,對方不會對她始亂終棄,他們真的能往結婚的目標前進?

 

我很明確的告訴她,我沒有神通,無法幫對方給她這樣的保證,而所有的關係,都會有一個真相在其中,但時候未到前,我們沒有人可以知曉。所以,與其要去對抗不可知的未來,不如好好的面對自己,是什麼讓自己如此不安?又是什麼讓自己沒有辦法做出明確的決定和反應?

 

她終於願意稍微降低一些焦慮感,思考也感受一下自己的惶惶不安裡,究竟在釋放什麼訊息。在那一次談話過後,她說:「我其實覺得現在的我們只是熱戀中,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認識他了,而他是否也認識我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停留在各自的想像裡,而且總是用自己的期待,去希望對方照著自己的意思做。我沒有什麼談感情的經驗,所以我希望慢慢來,也覺得在過程中,或許我們會慢慢發現彼此的差異和不同。但對方好像趕進度一樣,希望我盡快給出他需要的滿足,我很害怕自己其實還沒準備好。但若是不跟隨他的進度,我擔心他會失去耐心,然後放棄我,不要這一段關係了。」

 

麥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