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蘇絢慧/離不開的不是愛,而是依賴

Share

文/蘇絢慧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在愛情世界裡,只有一個人的獨角戲,怎麼也演不出兩人的故事。

她,在我面前,停不下眼淚。

即使,她很努力的想開口,卻還是無法順利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靜靜的陪她,一起等待她可以開口說話的時刻。

終於,在一聲長長的吐氣後,她開口說:「他不再回我的訊息,無論我寫什麼,他都不回應我了。」才講完這一句話,她再度流淚了。

我點點頭,示意她可以慢慢說。

「我已經盡量克制我自己了,我不想像個瘋女人一樣,去質問他為什麼這樣對我?但他什麼都不說清楚,就對我置之不理,真的讓我好受傷。」說到這兒,她委屈的眼淚,又再度潰堤。

她所說的那個「他」,是她交往半年的對象。他們在網路的戀愛社團認識,第一時間便覺得彼此蠻投緣,常常說的話都很能對焦,有時候兩人聊得開心,互動熱絡之際,還曾被其他成員開玩笑:「請考慮這裡有其他生物在,好嗎?」

於是,沒有多久他們就開始私訊聊天,甚至互相給予私人通訊軟體,試著以音頻傳遞來熟悉彼此的聲音。進展很快,他們幾乎一天裡可以有數十通留言。這樣的互動頻率,讓她覺得很被重視,也很享受那種一整天都有人問候關心的感覺。

「原來,被在乎被關心的感覺,是這麼好啊!」我記得她這樣跟我說過。

於是,不到一個月,他們就決定見面。一個月的聯絡,那種無所不談的氛圍,讓他們都覺得可能上一輩子就認識了,怎麼可以這麼有話聊,彷彿已經相識許久。

見面時,她還有些許害羞,不知該如何把通訊聯絡時的熱絡感覺,盡快的在互動中複製出來。倒是他,非常的主動,不僅主動牽起她的手過馬路,還時不時靠近她的身體、摟著她的腰,或是搭起她的肩。她雖然有些訝異,倒沒有覺得不舒服。她不知道彼此這樣是不是就是喜歡,就是愛;喜歡靠近另一個人,喜歡被另一個人靠近。

見面之後,他們就像是熱戀中的愛人一樣,時常約會,一起逛街、吃飯,假日到郊外走走。而每一次,他都會有更親密的舉動,也有更親密的要求。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說:「我是以結婚為前提和你交往的,所以我希望我們不要花太多時間在談戀愛,在試探彼此,如果你的心意也是如此,那麼不要怕,我們可以有更親密的接觸,探索彼此的身體,也更認識我們更私密的部分。」

她每一次聽到他這麼說,腦子總是混亂得糊塗,不懂明明覺得他說的好像是對的,但為什麼自己卻又有些遲疑?也不明白,他看起來那麼認真,但自己心裡卻又莫名的不安?

她就是在這樣混亂又不安的情況下來找我的。一個在工作上有接觸的人,不算是特別熟識。

基於工作上的合作和認識,工作之餘,我抽出一些時間,聽她說起這一段關係。

在一開頭,她幾乎沒有辦法說明原委,我也總是聽得吃力。最後,在我做了一些提問後,才算是有些明白這段關係是怎麼回事兒,而她又是遇到什麼心裡的關卡。

對她來說,似乎需要一種保證,保證自己不是被欺騙,對方是真心愛她、重視她。同時,她也想確認,是不是有了性愛的親密行為之後,對方不會對她始亂終棄,他們真的能往結婚的目標前進?

我很明確的告訴她,我沒有神通,無法幫對方給她這樣的保證,而所有的關係,都會有一個真相在其中,但時候未到前,我們沒有人可以知曉。所以,與其要去對抗不可知的未來,不如好好的面對自己,是什麼讓自己如此不安?又是什麼讓自己沒有辦法做出明確的決定和反應?

她終於願意稍微降低一些焦慮感,思考也感受一下自己的惶惶不安裡,究竟在釋放什麼訊息。在那一次談話過後,她說:「我其實覺得現在的我們只是熱戀中,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認識他了,而他是否也認識我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停留在各自的想像裡,而且總是用自己的期待,去希望對方照著自己的意思做。我沒有什麼談感情的經驗,所以我希望慢慢來,也覺得在過程中,或許我們會慢慢發現彼此的差異和不同。但對方好像趕進度一樣,希望我盡快給出他需要的滿足,我很害怕自己其實還沒準備好。但若是不跟隨他的進度,我擔心他會失去耐心,然後放棄我,不要這一段關係了。」

我還是無法給出任何具體性的「答案」,但我表達了我對她處境及遭遇的想法,我可以感受到她很在乎這一段關係,很害怕在關係中被傷害、被拋棄,有著許多焦慮,特別是怕自己後悔,同時也怕自己一旦犯錯,而使這段關係失去美好的結局。

我很正經的對她說:「一個人若真的關心你,也在乎你的感受,他會知道你需要的時間和心裡的準備。他會和你一起走這個過程,當然也會願意陪你克服對關係的不安和焦慮。畢竟,如果未來真的要走在一起,像現在這樣的衝突和難關,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所以,兩人如何一起共度難關,協調出平衡的關係,這樣的能力,現在其實已是考驗,也多少可以預估出未來的關係模式。難道,你要進入一段關係,是你必須努力趕上對方,而對方只需要自顧自的跑,卻不用顧慮你在後頭的感受嗎?」

那一次簡短談話後,好一陣子,我就沒有再聽到她跟我提到後來。一直到她再也憋不住了,被對方的閉門羹逼到覺得自己因此要失心瘋了,她才又再度詢問我可否聽她訴說,她真的找不到人說說話。

因為工作上有所接觸,我不宜與她建立正式的諮商關係,畢竟諮商關係若建立在雙重關係上,就失去某些適當的距離和客觀的位置,以聆聽及理解她的處境和問題。所以,雖然應允可以談談,但我也請她答應,當需要穩定的心理諮商協助時,她會願意主動尋求其他專業人士,協助處理自己心理的失衡。

所以,我有了機會聽到關於她和「他」的後來。

後來的她想了又想,決定要向對方坦承自己內心的不安,以及自己所需要的時間。她心想,也許對方會願意陪她一起面對,等待她安頓好心中的疑惑,也能肯定她對這一份感情的慎重。於是,她打了一篇長長的訊息,將自己真實的內心話,和期待對方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都完整的說了出來。當然前前後後修改過的次數已數不清。雖然也曾想算了,別傳了,但那種有話卡在心頭,無法再坦然與對方互動的感覺,終究讓她還是決定把話說清楚。

然而,從傳出這一篇長長的剖心信之後,對方的態度就變得極度冷淡,不是「是喔」、「嗯」、「知道了」,就是沒有回應。就這樣,她也感覺到有些生氣,若是對方是這樣的態度,那自己也不要太積極主動了,或許這段感情就算了。

但撐了幾天,她越來越感覺不對,莫名的空洞和焦慮感不斷的覆蓋她、侵蝕她,就像是她的世界正被一大片黑,吞噬著。而那種黑暗,讓她好怕,有著絕望的念頭,也止不住對自己感到厭惡。熬不過這種焦慮和厭惡感的折磨,她試著軟化自己的態度,開始認錯,說自己不對不好,沒有考慮他的感受和對這一段感情的在乎,辜負了他、傷害了他。但無論她嘗試了哪些不同的說法,對方再也沒有回應,並且訊息也不再有「已讀」紀錄了。

或許,他已將她封鎖了,也說不定……

其實,她在告訴我這一些後來的發展時,無法停止的流淚,正是因為她心裡明白,這一段感情,已是無疾而終。對方用了沒有告別的方式,做了告別。對於這個人來說,不論因為什麼原因,他終究不想要一個彼此都坦然的結束,留下充滿困惑和無法捨下的她。

在她終於釋放一些滿心的委屈和挫折之後,我問她,這一次感情的經驗,讓她有了什麼樣的深刻感觸?她想了想,回答我:「我不知道,或許會寧可根本沒有開始。原來,有人關懷和照顧之後,當失去時,再回到自己一個人,那種感覺好難受、好痛苦。恨不得趕緊再回到對方身邊,不管對方到底要求什麼、期待什麼,只要不要讓我再一個人就好。」

我想,我的表情裡應該有一絲苦笑。因為我知道,激烈的愛情就如糖、如毒藥,沒吃過的人,不知道吸引力所在,然而,只要嚐過一口,就會無限懷念、無限渴望,甚至離不開它,寧可失去自己,也千方百計的想再擁有它。

或許我從她的故事,再一次體會到,會輕易離開的,一定不是愛;但渴求著,而離不開的,那也不會是愛,而是依賴。

然而,活在這一個什麼都要求快速績效的現代,連情感的建立都強調「便利」,不再耐心。那麼,我們能經驗到深刻的愛的可能性,想必會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恐怕是一種快速的愛情,不合即散的關係,和把彼此視為滿足空虛的依賴品吧!

關係的建立及靠近,恐怕是未來社會的大難題。

沒有為愛付出的準備,而只是想要接收和獲取滿足,我們終究不可能在愛的關係裡。只有一個人的獨角戲,怎麼也演不出兩人的故事。

活在現代,我不得不說,在兩人的愛情故事裡,我越來越常看見只有「一」個人的演出。

本文出自《入夜,擁抱你》麥田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麥田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