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養貓的女人,怕貓的男人

 圖/Shutterstock



最近好友遇到一個人生大難關:「我很怕貓,但喜歡的那個女生不只養貓,還每天和貓一起睡。」對於也曾經是貓奴的我,這個不能算是問題的問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他才好。

 

「沒那麼嚴重吧,這麼多人養!」我的回答挺敷衍的。

 

我知道他的擔心,對於有潔癖的人來說,任何物質在他們眼中都是極其恐怖的污染源;我不知道該怎麼勸他,但我想到了一段往事。當年我也養貓,也曾讓貓上我的床和我一起睡(儘管後來貓自己選擇了不跟我睡),身上衣服和床上被單全是貓毛,當時女友也是個非常怕貓的人,但她還是選擇和我在一起。

 

我問她為什麼可以接受?她說了二個理由,一個是我養的貓還算可愛,二是她提的要求我都願意配合。是啊,我想起來當時她對我養貓這件事提了二個要求:一是不能讓貓上床、二是必須規定牠的活動範圍。在不算虐貓的前提下(基本上當時我們住的房子很大,扣除臥室不能進去外,貓的活動範圍其實挺大的),我們達成這個協議,我把臥室門常態性關上,然後我們交往愉快順利。

 

是的,這段小往事要告訴大家的就是那個非常老套的道理:「如果有愛,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如果在乎對方,自然就會避開對方那些絕不能碰觸的底線,不只如此,也會很甘願地稍稍放寬自己原本以為牢不可破的底線。就那麼一進一退間,彼此接收到對方的誠意,各退一步,為了二個人想要攜手前進的美好心願。

 

 

如果將各自的堅持成了零和遊戲,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沒有非得各退一步,但如果不退步就無法再向前一步,那你到底是決定退或不退?

 

我無法為好友做決定,他內心存在某種看似無法妥協的潔癖,深怕貓毛影響人體健康,感覺家裡到處是貓毛很髒。這是身為貓奴的人無法理解的杞人憂天,但對非貓奴的人來說,這都是貨真價實的可怕想像。所以他總是私訊問我這件事,我能明白他很在意,也有可能是他目前還無法和那個女生再向前一步的關卡。

 

但怎麼說呢?兩個人相遇的緣分是很可貴的,倘若是政治立場、金錢價值觀或家庭背景截然不同,那我倒可以很明確告訴他不用多考慮,有些緣分實在無法勉強。但如果是因為對方養貓這件事而裹足不前,我其實很難想像下次要再遇到這樣適合的緣分,究竟是不是得等到貓從地球上消失後才會出現?

 

所以啊,貓肯定暫時不會從地球上消失的,貓奴也不會絕跡的,怕貓的人也還是會頑固地存在。那要不要,當著那隻貓的面前,兩個人加一隻貓坐下好好談談,聊聊各自內心那些喵事呢?「誒,說好以後就不讓你進房間囉!(好友抖著手指著貓說)」、「寶貝啊,抱歉呢,媽媽找到一個好爸爸,但爸爸怕貓,之後我們就只在客廳散步好嗎?(女方摸著貓頭溫柔地說)」。

 

「喵喵喵~」。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