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直都痊癒不了的人,都是因為怕遺忘

圖/Shutterstock

 

 

我們的一生能夠愛過多少人?

 

煮沸的水在壺中鳴叫,兩湯匙的咖啡粉,和在熱水中融成褐色的液體,散漫在空氣中的香氣濃郁,入口苦的令人暢快。

 

自情竇初開的少年少女開始,至被真正稱作大人的整個過程。

十五歲的純愛算是愛嗎?

十八歲的情感如果不夠成熟,那還可以說是刻骨銘心嗎?

二十五歲對愛的理解已足以談到地久天長了嗎?

 

你的年歲至此,已經愛過多少人了呢?

 

隨著時光荏苒,我不免地回想從前那些曾經以為再也不可能會好的傷,覺得肯定會留下一輩子醜陋痕跡的疤,現在卻覺得不痛不癢了,覺得有些可笑,也有些害怕。

 

我怕別人會忘記我和他曾經愛過,我怕自己也覺得那幾段關係有或沒有都沒差;怕他忘了我,怕我忘了自己。一直都痊癒不了的人,都是因為怕遺忘,怕原來這麼多年原來也不過就是這樣,我和你也不過就這樣。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感覺,有時想起那個人心會隱隱顫抖,有時想起那個人卻覺得自己是世界上和他最無關的陌生人,你的不在乎發自內心。

 

愛情來的時候大家都很盲目、勇敢、瘋狂,而當中若有人選擇要退場,撕心裂肺的痛楚又是如此真實且清晰。口中曾說的愛啊,承諾過的遠方、同個屋簷下的每頓早餐,都沒人在乎了。

 

在經過幾段感情的挫敗,又或者說是自然發酵成熟後的果實,因為熟透而自然落地脫離對方,這般淡然的發展。我從一個大喜大悲的女孩,蛻變成一個朋友們說過於冷靜的女人。很常做的事,是在晚上回顧和幾個前任過往的故事,可是時間的殘酷反映在記憶力,漸漸地我忘的越來越多。

 

諸如此,我稍稍頓悟一些人生道理,什麼樣的痛楚都只在當下時刻誇張宣揚,爾後再回想就會發現自己早已撐過最難熬的階段,然後不住想問自己當初何苦為難自己成這樣。所以,當我們碰到任何困難的時候都要記得,今天還沒好的傷,明天就會不痛一些了,逐漸你就能再展露笑顏。所以不管如何,都要撐下去。

 

一天兩杯咖啡,散漫在空氣中的香氣濃郁,入口苦的令人暢快,愛情苦的令人暢快。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