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丟了一只貓。

 

 

№1

 

我養過兩只貓,一只暹羅,一只美短豹貓。

後來因為覺得我父母很孤單,就拿回家給他們養。

 

沒貓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回家都不太適應,因為之前每次開門,都會有小腦袋探出頭來接我,回家的時候有個牽掛;

沒貓的時候,每次出門都會檢查,檢查屋門有沒有關好。有貓之後,每次出門也會檢查,只不過是檢查貓在不在,有沒有趁我不注意,就溜出來了。

 

所以最近和大雄商量著,再養一只貓。

我們在閑魚上看了一只貓,瘦瘦的,六個月大,這一窩俄羅斯藍貓只剩下它一只,很可愛。

 

№2

 

取貓的地方在北京最東,我下午六點出發的,去的時候倒了四趟地鐵,拿到它之後打車回家花了兩百多塊錢,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夜裏11點了。

不過想到重新擁有一只小可愛,我還是高興極了。

 

 

俄羅斯藍貓Teru

 

我也不知道原主人是幹嘛的,但是專門做繁殖貓生意的可能性比較大。

他抱著貓朝我走來,它的貓砂盆也是髒的,貓糧一看就是特別便宜的,摸了下小貓也是瘦骨嶙峋,裝它的小包髒極了。

 

雖然整個過程很累,但是我覺得很幸福啊,別人都抱著手機,只有我懷裏抱著一只貓。

 

小小的,柔弱的,需要關懷的貓。

 

回家之後我和大雄都很高興,買貓的時候夜色昏暗,他催促交易,我也沒有檢查,只是之前看照片覺得很有眼緣。

回家放在燈光下才看出來,耳蟎嚴重,耳朵裏都是黑色的,眼睛也不好,不停流淚,眼垢糊了一臉。

 

我還跟大雄說,今天晚上先把名字想好,然後第二天帶它去看病。

第二天早起,發現貓不見了。

 

我沒在意,出門吃了個早餐,回家之後把家裏整理了一遍,沒有看見它。

 

中午跟師兄吃飯,離開家三個小時。

吃飯的時候在想,可能我回家了,它就出來了,也許是太害怕,所以躲起來了。

 

吃完發回家,翻翻貓砂,沒有動過的痕跡,看看貓糧和水,紋絲未動。

 

我開始有種有點絕望的感覺。

我是有養貓經驗的,知道貓害怕的時候會躲起來,所以我把它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又找了一遍。

洗手間,馬桶蓋後,洗衣機裏,熱水器上面,微波爐裏面,陽臺空調洗衣機裏。

 

還是沒找到。

我又把衣服都拿出來了,一個櫃子,一個格子接一個格子的排查。

 

一無所獲。

大概是是跑出門去了。

 

我換了身衣服就出門了,28層的樓道,我每一層都掃描一遍,抱小孩的婦女,顫顫巍巍的老人,西裝革履的賣房仲介,來路不明的送餐員,每個人臉上只寫著,兩個字,可疑。

 

№3

 

從28樓往下排查,到了10樓,碰到一位保潔大姐。我拉住她,請問,你有看到一只小貓跑出去嗎?灰色的,臉瘦瘦的,尾巴很長。

 

她驚恐的搖頭,沒有,沒有,我什麼都沒看見。

大概以為訛人又出了新套路,過去是碰瓷,現在是訛貓。

 

我走到樓下,第一次對於人來人往表示絕望,光天化日,三環主路,來來回回的人流,她就是跑到哪里,都活不下去,就是,大概永遠見不到了。

 

路邊有位坐在小板凳上賣秋葵的大姐,我問她,你有看到一只小貓嗎,臉很瘦,尾巴長長的。

 

她噗嗤笑了,扇起手中的摺扇,品種貓哦?肯定被人抱走啦。

我確定,我永遠失去一只貓了。

 

而我和它的緣分只有短短不到一天時間。

林韻(正經嬸兒)

林韻,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博士,台灣政治大學交換學生。在四季分明的北方長大,祖籍福建漳浦。

 

民國78年出生,屬相蛇,有時溫和寬厚,有時刻薄較真,不解風情。

 

本來是學藝不精的學術宅女,以為全部人生就是在歷史的海洋中學到人書俱老,一眼看到盡頭。

 

一年前開始在博客上寫作,沒想到漸漸的被冠以“情感勵志作家”頭銜,出版了兩本書,加印三次,賣了五萬冊,有十萬關注者,閱讀轉發超百萬次。誠惶誠恐,一路狂奔至今。

 

依舊是這個世界微不足道的人,養了一條流浪狗,一隻暹羅貓,用心生活,認真表達。

 

在真實世界里拼搏,在文字江湖里藏身。這裡有情感有勵志,有關於這個宏大世界的小小觀察。既然來了,說請坐太客氣,稍坐一會兒再走吧。

FB:https://www.facebook.com/linyun0313/

微博:http://weibo.com/u/5447658262?is_ho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