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和周冬雨的願望一樣:不想拯救世界,只想賺夠錢,回家幫媽媽洗碗

Share

Advertisement

閑的沒事看綜藝下飯。

周冬雨在《中餐廳》裏面學會了做菜,當上了主廚,她突然說:

我之前還覺得自己不喜歡做飯,現在特想回家做飯給我媽吃。

這句聽起來還挺無意義的話,讓我有點感觸。

小姑娘年紀輕輕就當了金馬影后,然後就是各種電影電視劇代言和綜藝不斷,肯定是滾雪球一樣掙了很多錢,但是也一定是超級疲憊吧。

我經常跟我媽說,要是我有一天突然打電話說要回家了,那就一定是我那段時間很累了。啥也別問,讓我爸做點好吃的,開一罐冰鎮啤酒,在家等我就好了。

№1

今年開學,我就是博士四年級的學生了,明年就面臨找工作的問題。

在學校裏面碰到博一一起上英語課的同學,她是山東人,文學博士。

她想回家找份高校老師的教職或者在某研究所當研究員。

她在博二的時候就到日本早稻田大學學習過一年了,985學校的博士,再加上有海外留學經歷,回去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應該沒有問題。

導師也說了,她如果想回山東,她可以幫忙寫信推薦的。

我說,那很好啊,我也想回家啊,不想在北京呆了。

她說:我不行,也就是想想,我老公想呆在北京,發動全家人給我做工作,讓我留在北京。高校是肯定進不去了,他想讓我去當高中老師,以後連孩子的上學問題也順便解決了。

№2

我從高中畢業之後開始離家,現在有整整十年了。

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從三線城市到北京再到歐洲,我那時候告訴自己我從家鄉考出來,就不會再回去。

我拼命想要擺脫自己的身份認同,我總覺得我只有離開家鄉,離開落後,平凡,瑣碎,沖入先進,時尚,高效,我就能夠掌控人生,改變命運。

我發現其實收效甚微。

因為實際上,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北上廣的繁華跟我毫無關係。

就算是北京的大霧霾天,有錢人也能享受到不錯的空氣,他們的豪宅隱匿在層巒疊嶂中,而高牆之外,就是空氣骯髒污濁的四環路。

北上廣這樣的城市,掙多少都不嫌多,千萬富翁也頂多算是個中產。

而對於大部分在北上廣打拼的人來說,依舊生活在這個城市食物鏈的底端

反倒是每次回家,都覺得事事可親。

過馬路有車輛避讓,開車沒有人按喇叭催促,就連生病去醫院,也是說去就去,不像是在大城市,真是不敢生病,因為預約上了醫生,基本上小病好了,大病也治不好了。

№3

那天見到我一個朋友,他的企業一度做得非常大,一年掙到一個億,產品請到NBA球星代言。

但是就是一年時間,企業垮掉,他負債累累,把在北京的豪宅賣掉了,路虎抵押了,即便是這樣還欠了2000萬。

老婆跟他離婚,帶著孩子走了,他想省錢租房子,每天睡在辦公室。

偌大的公司空蕩蕩的,只剩下他一個人,還有當年從老家帶過來的保安。

最近再見到他,他狀態稍微好一點了。融資融了幾百萬,新的一批產品已經收到了韓國的訂單。

我說你這次有什麼新願望,絕地而生,成為首富嗎?

他搖搖頭說,不了。我現在只想把欠了錢還上。再多掙五百萬,我就回老家放羊。

№4

可是話說回來,灰頭土臉的回家是不行的,一線城市雖然難以安家,但是很多二三線城市的發展程度,難以讓人樂業。

所以趁年輕,好好工作,好好掙錢吧。

沒有資本,回家養老的任何可能性,都是虛無。又窮又遊手好閒,回到哪里都沒有辦法享受生活。

我拼命的學習,努力的工作,每天寫寫寫,頸椎像是撕裂了一樣的疼,現在掙的錢是多了點,雖然還是過得跟狗差不多。

還是安慰自己說,這個是給錢的,給錢的,就能咬著牙關做下去。

因為想要趁早掙夠這輩子要花的錢,不再為了謀生而工作。

想要每年只是工作五個月,其他時間帶著喵子和最愛的人四處旅行。逛書店,吃好吃的,看夜景,浪膩了就換一座城市。

然後再抽出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就是宅在家裏面,睡覺,訂外賣,看視頻,吃最辣的火鍋,喝最烈的紅酒,剝一堆小龍蝦,不吃鉗子肉。

最大的理想就是活得像個豬精。

不要引誘我拯救世界。我只想賺夠了錢,回家幫我媽洗碗。

圖/周冬雨微博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全新作品《愛情,不過就是理解複雜,選擇簡單》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林韻(正經嬸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