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存在的價值,是什麼?

圖/Shutterstock

 

 

 

  我是真的打自內心羨慕有「真愛」的情侶們,不計較各自背景、無關各自外貌,

只需要在乎彼此的愛有多少,這才是「愛」存在的價值,也是我們必修觀念

 

「從第一眼見到她,就覺得她是個特別的女孩,會散發一種獨特氣質。」

這是多數女孩周遭人們對她的想法,但大家對於女孩的身家背景卻始終得不到她本人正面回應;甚至開始為她設限背景「她會不會是星二代啊?長得好像之前演過什麼電影的女主角啊!還是,該不會老爸是黑道吧?還是媽媽在做八大行業?還是她根本就是孤兒院出來的孩子啊?」大家總愛對女孩使出偵探般地推理模式,無論是否經過女孩允許,大夥們就愛為她編織天馬行空的章節。

 

女孩嫌長髮太麻煩,總留著俐落又帶些韻味的短髮型,怕染髮後新生髮的出現將髮色成為所謂的「布丁頭」她認為這樣太顯得過於稚氣了,好不像她的個性,索性維持黑髮色與她比較匹配。在家中排行老么,上頭還有個與她相差8歲的二哥以及相差12歲的大姐。因為父親長年以來從事海運事業時常忙得分身乏術,因此母親也親自為丈夫打理事業。正因如此,家中的兩位兄姊對女孩更是特別照顧,彷彿成了「第二父母」般地疼愛著她。不過女孩所受的教育並非想像所謂炫富生活,直到出了社會到25歲年齡也從沒見過如偶像劇般地有私人司機的豪華轎車接送往返公司,而在她身上也鮮少看見精品配件出現,頂多左手腕上戴著18歲時父親贈送的年輕名牌手錶。

 

也許是家中不斷灌輸家庭背景與應有的社會觀念,讓女孩知道社會其實並非如此單純、親近她未必代表真心更別說真愛了。讓她從小就少了驕縱個性卻更多了強韌與察言觀色的技巧。某個陽光溫煦的午后,獨自搭上公車到了書店想帶幾本吸引她目光的懸疑小說回家、好好品嚐書本帶給她的觸感與視覺和想像不完的畫面。說得一口好英文的她逛書店時直接走到她最愛的外文原著小說專區,也許是翻閱得太起勁過於入神,矮書架對面站著的男孩突然叫起他的小名,嚇得她哀了一聲手上的懸疑小說也跟著掉在書店木質地板上。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