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張小嫻/放下一個人,比時間和新歡更有效的方法是自愛

文/張小嫻 圖/Shutterstock

 

 

 

小嫻說:忘記一個人,除了時間和新歡,你需要的,只是自愛。

 

我們曾經多麼努力去忘掉一個人,後來的一天,卻要多麼努力才想起關於他的那些微小的往事?

 

我曾經以為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那個人,而今我連他是哪個星座都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當時的自己。

 

當你愛著一個人,除了你自己的星座,你最好奇和關心的就是他的星座。我天蠍,你雙魚;我白羊,你水瓶,天造地設。漫天星宿,黃道十二宮,仿佛只有你倆是宇宙間最亮眼的兩顆星星,每天形影相依。可是,後來的一天,他的星座和生日,再也跟你無關了。再過一些年月,你甚至想不起他是哪一天的生日。

 

時光到底是溫柔還是殘忍?如若溫柔,為什麼我竟可以把我愛過的人忘掉?如若殘忍,為什麼我卻始終忘不了離我而去的那個人?

 

如何可以忘記你?以年?以月?以日?抑或以一生?

 

要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把一個人從心底裡丟開,我的人生是否會幸福很多?假如要耗一生才能夠忘記一個人,我的人生又是否太苦澀了?

 

要是你不愛我,只願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會想起你。

 

忘不了那個人,並不是因為忘記太苦,而是你想要跟自己過不去。你明明可以試著去忘記他,可你偏不要。

 

不想忘記,並不是他有多好,你心裡清楚得很,無論他有多好,也都過去了。忘掉也好,忘不掉也好,都已經結束。

 

不肯忘記,只是自個兒苦苦的執拗。這樣為難自己,以為他會心痛,卻不肯承認,既然離開了,你所有的痛也跟這個人無關了。長夜寂寥,你的眼淚和執著終歸只能留給自己。

 

不是忘記太難,而是執著太深。當你執著,你甚至可以忘掉整個世界,忘掉自己,忘掉你的人生,卻忘不了他。

 

你的生命裡本來就沒有他,他來過,又走了,你偏偏不願意回到沒有他的日子,偏偏要在長街上那盞昏黃的枯燈下苦苦守候。

 

這場守候,卻註定是會失望的。

 

你在心裡跟自己說:「他為什麼要走?為什麼不愛我了?他明明說過會一直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