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張小嫻/放下一個人,比時間和新歡更有效的方法是自愛

文/張小嫻 圖/Shutterstock

 

 

 

小嫻說:忘記一個人,除了時間和新歡,你需要的,只是自愛。

 

我們曾經多麼努力去忘掉一個人,後來的一天,卻要多麼努力才想起關於他的那些微小的往事?

 

我曾經以為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那個人,而今我連他是哪個星座都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當時的自己。

 

當你愛著一個人,除了你自己的星座,你最好奇和關心的就是他的星座。我天蠍,你雙魚;我白羊,你水瓶,天造地設。漫天星宿,黃道十二宮,仿佛只有你倆是宇宙間最亮眼的兩顆星星,每天形影相依。可是,後來的一天,他的星座和生日,再也跟你無關了。再過一些年月,你甚至想不起他是哪一天的生日。

 

時光到底是溫柔還是殘忍?如若溫柔,為什麼我竟可以把我愛過的人忘掉?如若殘忍,為什麼我卻始終忘不了離我而去的那個人?

 

如何可以忘記你?以年?以月?以日?抑或以一生?

 

要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把一個人從心底裡丟開,我的人生是否會幸福很多?假如要耗一生才能夠忘記一個人,我的人生又是否太苦澀了?

 

要是你不愛我,只願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會想起你。

 

忘不了那個人,並不是因為忘記太苦,而是你想要跟自己過不去。你明明可以試著去忘記他,可你偏不要。

 

不想忘記,並不是他有多好,你心裡清楚得很,無論他有多好,也都過去了。忘掉也好,忘不掉也好,都已經結束。

 

不肯忘記,只是自個兒苦苦的執拗。這樣為難自己,以為他會心痛,卻不肯承認,既然離開了,你所有的痛也跟這個人無關了。長夜寂寥,你的眼淚和執著終歸只能留給自己。

 

不是忘記太難,而是執著太深。當你執著,你甚至可以忘掉整個世界,忘掉自己,忘掉你的人生,卻忘不了他。

 

你的生命裡本來就沒有他,他來過,又走了,你偏偏不願意回到沒有他的日子,偏偏要在長街上那盞昏黃的枯燈下苦苦守候。

 

這場守候,卻註定是會失望的。

 

你在心裡跟自己說:「他為什麼要走?為什麼不愛我了?他明明說過會一直愛我。」

 

當愛情變了,承諾不是也會變嗎?感情既已隨風而去,承諾豈不如同飛花散盡?無論你想不想放下,都已經不在你手裡,抓不住了。

 

你哭著問自己:「他怎麼可以這麼絕情?他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也許有,也許沒有,你又何必深究?

 

不要責怪對你決絕的人,他對你無情,不再關心你的死活,也不要跟你藕斷絲連,其實是幫了你一把,讓你可以儘快把他忘記。

 

時光終究是溫柔的,漸漸地,不在身邊的,也不在回憶裡了。

 

有個人,這一刻無法放下,那就把他暫時放到心裡一個小小的角落吧,就好像一件你很珍視的小東西,你害怕會不見,於是把它藏起來,放到抽屜最裡面的一個小鐵罐裡,放到一本書裡,放到衣櫃頂,放到一件心愛的舊衣的口袋裡……然後,生活繼續,日子漫長,後來的一天,你都想不起你把它放到哪裡去了,找不回了,你甚至不記得你有過這樣一件小東西。這就是忘記。

 

回憶就像一隻小小的手挽的行李箱,陪我們一路行走,我們都是旅人,箱子太小了,時光匆匆,難免丟三落四,帶不走的太多,放不下的始終要放下。有些人能夠留在回憶裡,陪你走到最後;另一些人,只能在你回憶的邊邊擦身而過。人面桃花,可他連桃花都不是,只是飛絮,只是塵土,曾經吹進你眼裡,害你濕了眼睛。

 

 

有時候,你不是對離開的那個人一片癡心,而是對自己情深一往,受不了傷害。

 

可是,為了忘記一個人,我們又做過多少傷害自己的事?夜夜買醉,長夜哭泣,孤零零地出走,甚至跟一個不愛的人在一起,可惜這樣的遺忘卻常常是徒勞的。

 

時光已老,不如歸去。你忘不掉的那個人,已經跟另一個人一起,過著另一種生活了,他的生命裡,再也沒有你。

 

飛花散盡,孤舟獨酌,人生不過是一趟苦樂參半的旅行,走馬看花,終究寂寥。回憶的那只珍貴的手挽的箱子,終有一天也是要放下的,更何況一路上的風景與塵土?你忘不掉的風景,早就把你忘掉了;你放不下的人,又何曾屬於你?

 

忘記一個人,除了時間和新歡,你需要的,只是自愛。

 

既然床榻邊沒有你,那麼,我的餘生也不會有你的一席之地。

 

本文出自《愛一個像男人的男人》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