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老公只想當個乖兒子:在婆媳關係裡,找回遺失已久的自己

圖/Shutterstock

 

 

前些日子朋友Mandy來找我喝酒,兩個人點了一大桌的菜,喝了將近兩手的玻璃瓶裝啤酒,開始聊了之後才知道,原來他承受的苦比點的那些酒還要多還要多。

「在結婚前我們兩個就討論好了,不跟公婆住,他是家中的長子,雖然有點猶豫,但還是勉強答應,我們在婆婆家附近三條街的地方租了一個房子,我那時心想這樣子跟住一起有什麼兩樣?不過他也確實讓步了一些,我們就這樣勉強度過了新婚的日子——沒想到那段時光已經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後來婆婆腎功能不好開刀,公公早逝,家裡面沒有人可以照顧她,我老公就提議要搬回去住:『等媽媽狀況好了,我們就搬回來。』我雖然百般不情願,但心想可能也是一兩個月而已,就答應他。從那天開始,下面這些話就不斷在我生活裡出現:

 

『她老人家年紀大了,你就讓著她一點。』

『我是男人,又是家裡面的長子,我不顧誰來顧?你有沒有替我想過?』

『卡在中間角色也很為難好嗎,不要講好像一副只有你在忍耐的樣子』

 

一陣子之後,婆婆已經可以下床走動,甚至還可以一手叉腰一手指責我為什麼吃完飯不把碗洗順手洗一下(我內心OS:從買菜洗菜煮菜們都是我,吃飽飯難道不能夠休息一下嗎?),而且已經可以閒閒沒事的時候打掃家裡,甚至連我跟老公的房間他都要進去掃⋯⋯真的覺得受夠了!我不尊重我就算了,連老公也不站在我這邊⋯⋯」

 

 

當兒子還是當老公

 

其實Mandy的狀況也是台灣許多夫妻的狀況。本土心理學的研究發現,美國人傾向在結婚之後把夫妻關係擺在原生家庭關係的前面,但台灣人卻不是如此(尤其是原生家庭較為傳統時)(高旭繁、陸洛,2006)。一個跨文化的研究結果顯示,當你媽和你的伴侶一起掉到海裡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去救媽媽(國外則是得到相反的結果,可見得台灣的媽媽活得比較久)(Wu、Cross與Tey,2012)。

 

台灣的心理學家用一句話摘要上面這樣子的狀況:相對於夫妻軸,我們更在意父子軸(或者是母子軸)(楊國樞,1997)。翻譯蒟蒻:孝順父母、尊敬長輩、傳宗接代等等,幾乎是我們文化的預設值,倘若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包括你和你伴侶的感情)和這件事情互相違背,那麼還是得以這件事情為先——我們為了愛而進入婚姻,結婚之後才發現除了愛之外,我們還要扛起彼此的原生家庭。「那些婆媳關係不好的人,往往先生原先就和她媽媽之間相處有親子問題。」慕姿某次對談時跟我分享

 

而妳的進入,某種程度上也紓解了他們相處之間的壓力,有些時候,他們透過把你當成箭靶,終於可以不用去面對,他們之間真正應該面對的問題——你就變成這個三角關係裡面的代罪羔羊(Gilbert,2013)。

 

同樣的先生也要承擔一種文化壓力是「如果丟下家人不照顧,別人會怎麼看我?」

 

在Mandy的例子裡面,她先生選擇的就是「當兒子」而暫時犧牲了他和Mandy之間的關係,此外,他還把mandy拉過來,希望和她同一陣線一起去照顧媽媽。然而,國內的研究發現,當太太還沒有辦法獲得先生情緒上的支持時,內心的委屈和痛苦是無以復加的,要她去支持先生也比較不容易(郭喬琳,2015陳小英,2006)。

 

「你在這段關係裡面這麼委屈,有嘗試著婚姻諮商師聊聊嗎?」我問Mandy,她說她覺得很沮喪,因為諮商師只會要她回去修復自己和原生家庭的關係、和內在小孩好好擁抱和好,她覺得很空泛,因為「現實上」每天都還是要面對婆婆和那個豬隊友(先生)。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