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情緒恐嚇型情人】和他人搞曖昧,卻振振有詞

文/黃之盈 圖/Shutterstock

 

 

只要她表達不滿,先生就會說:「那女的很可憐,難道你要見死不救嗎?」

「這次又是哪一個女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在講什麼?那只不過是同事聚餐後,又續攤一下,所以喝了點酒,你也可以誇大成這樣……」

「我怎樣?你前幾次是上交友網站,我有說什麼嗎?我忍多久了?」

「夫妻之間要同心。你是我太太,你怎麼對我這麼沒把握?怎麼連你都不了解我?」

 

其實之前只要先生不在身邊,她就像抓賊一樣,登入他的每個帳號,查對話紀錄,並盤查他最近瀏覽的網站。

 

但先生也很憤怒:「你那麼愛查,又愛生氣,乾脆通通刪掉好了!」

結果先生刪掉帳號、密碼,說是要讓她安心。

她覺得先生說的話並不合理。夫妻是要同心,是沒錯,但要看事情吧,當先生說要讓她安心,卻一下上交友網站,一下又跟女同事曖昧不清,這樣,任誰都不會安心。

 

無法擺脫的「言下之意」

 

她覺得痛苦,因為──

當先生對她說「夫妻之間要同心」時,

其實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是:「你不應該這麼不了解我。」

當先生說「你是我太太,怎麼對我這麼沒把握?」時,

言下之意是:「你不應該查我,我應該盡情做我想做的事。」

甚至最後一句話,「怎麼連你都不了解我?」

言下之意是:「因為你不了解我,所以我可以離開你。」這最讓她覺得難受。

所以每一次,當先生出包,她就會折斷理智線。

她覺得自己有口難言,萬般無助。

她知道先生平常什麼都好,但就愛和別人搞曖昧。搞曖昧像是他們之間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也是他們之間難解的地雷。

只要她表達不滿,先生就會說:「那女的很可憐,難道你要見死不救嗎?」或「她連一個朋友都沒有,難道你是這麼殘忍的人嗎?」

她被先生一次次理所當然的說詞,弄得暈頭轉向。

她很不安,只能催眠自己:

「先生講得沒錯。」

「先生只是太為人著想。」

「先生還是有許多其他的優點。」

……

 

其實,這種感覺對她來說,她覺得很熟悉。

她的父母會分開,是因為媽媽外遇。但媽媽後來也與叔叔分開,接著陷入無數擇偶、換偶的過程。

她常聽到媽媽說:「我不過是想要找到一個我真正愛的人,難道這樣有錯嗎?你說是吧?」

她是媽媽最佳的精神支柱,一輩子都覺得媽媽說得很對。

「你要找個有道德、良知的男人,才不會跟我一樣感情失敗。」她看著母親感情不順,她期許自己能找到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善良男人。沒想到,她最後選擇了看起來最老實,但卻讓她最不安的先生。

 

我們在原生家庭受的傷

當你聽到對方說「為什麼你不相信我?」因而覺得有問題的是自己時,那麼,你可能與上述的她有同樣的問題。

 

 

與原生家庭息息相關

 

一個長期生活在情緒恐嚇狀態下的人,如果嚴重的話,將引起身心或精神方面的問題。

 

他們一方面無法辨識自己已經被情緒恐嚇,一方面還自我懷疑,認為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夠好、不夠多,但又因為生氣和發怒,導致對方找到更多依據,說是你自己庸人自擾。

 

你無法解釋自己為什麼在溝通的時候會怒不可遏,更無法解釋為什麼理智線會斷掉,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讓渡這些特權給對方。

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