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什麼付出真情,反而惹人厭?我付出了那麼多,我該怎麼辦?

文/楊嘉玲 圖/Shutterstock

 

 

你可能會有的心理感受

 

放不下:

我不幫忙,他很可憐!

沒有我,他該怎麼辦?

我沒有辦法視而不見!

 

在乎:

我付出那麼多,現在放棄不就什麼都沒有了?

 

 

不曉得你是否在路上救過流浪貓狗?或是看到網友的分享,到某個路口找孤苦無依的老爺爺或老太太買東西,讓他們可以早點回家?

 

古人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看到需要被幫助的人,適時地伸出援手,是一件很美好、且值得鼓勵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人不計一切代價、傾家蕩產,想要「解救」某個人或某件事,像是收養上百隻流浪貓狗,卻無法提供牠們適合的居住空間,搞著周遭環境惡臭不堪,鄰居前來抗議,依舊置若罔聞、視若無睹。你還會覺得這是值得傳頌的佳話嗎?

 

其實,幫與不幫並沒有一定的對與錯。心理界限雖然一再強調,只負擔屬於自己的責任,不是自己的問題就該還給對方。但是並不代表我們就得變成是冷冰冰的機器

 

人,像是《星艦迷航記》裡頭的史巴克(Spock),一切以「理性」做依歸,不講情感。

 

當你覺得自己有能力、並且願意提供協助時,此時你的界限是可以暫時性的放寬、放大,把對方的需要先承擔起來。但是這麼做有一個重要的前提是,你得評估自己有沒有「量力而為」,並且能做到的底限是什麼。反之,如果你做超過了自己可以負擔的範圍,卻仍然執迷不悔,就是陷入心理界限不清的狀態。

 

所以,臺語有一句俗諺是:「先顧腹肚,再顧佛祖。」講的就是在發自內心做善事前,有沒有把自己先照顧好,是一件很重要的原則,否則很可能忙了一圈,到最後不僅沒有累積到功德,還可能製造了更多的業障。

 

回到人際的關係。在我的實務工作中,經常遇到因為同情心氾濫,而讓自己深陷流沙的事。特別是牽扯到感情議題,就更是剪不斷、理還亂。而當事人通常又以女性最為常見。故事一開始常常是對方懷才不遇,於是拿錢資助伴侶讀書、還債或創業,但是到最後不僅沒有拯救到任何人,還賠上了自己的人生。

 

 

救世主女孩

 

蘇菲是一個愛好藝術的輕熟女,有穩定的工作,也喜歡四處旅行。在一次友人聚會中,她認識了傑克,一位樂團的主唱。兩個人一見面就有聊不完的話題,傑克很快地就抓到蘇菲的喜好,約她參加演唱會、看劇場。

 

風趣幽默的傑克,總是能把蘇菲逗得合不攏嘴,一下子就贏得了她的芳心。兩個人迅速陷入熱戀,常常形影不離。為了創造更多見面的機會,蘇菲便開口問傑克要不要一起同居。一來,是考量到傑克的收入不穩定,兩個人一起住可以省下不少生活費;二來,生性浪漫的傑克,常常為了練團,日夜顛倒、三餐不定,也讓蘇菲頗為擔心。一起生活,蘇菲就可以就近照顧。

 

就這樣他們度過了一段甜蜜的時光。直到傑克重感冒了,嚴重失聲,甚至影響到表演水準,被觀眾投以噓聲,讓他信心大受打擊。有好一段時間,傑克都待在家裡、足不出戶,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讓蘇菲非常煩惱。蘇菲用盡了方法,鼓勵他重新出發,但是傑克都不領情。整天就是打電動,什麼事情也不幫忙,而且只要一不順他的心意,就大發雷霆。同時,對蘇菲的行蹤異常敏感,經常奪命連環扣,蘇菲若是遲了一點接電話,就會被懷疑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讓蘇菲疲於解釋。

 

很多朋友看不下去,紛紛勸蘇菲趕緊分手,不要浪費時間在不值得的人身上,但是蘇菲實在捨不得熱戀時的美好時光,總是告訴朋友,也彷彿是在說服自己:「其實傑克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他本來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只是一時失志,如果我這時候離開他,他就真的一無所有了。我不能這麼狠心,我得幫助他度過這個低潮。」

 

蘇菲一心相信雨過一定會天晴,只要她持續努力傑克絕對會找回歌唱熱情,再度在舞臺上發光發熱。為了讓傑克安心,加上蘇菲也不知道如何面對外界的關心,漸漸地就和朋友疏遠了,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愛情上。

 

就這樣蘇菲的薪水,不僅要支付房租和所有帳單,下了班,她哪裡也不能去,只能趕緊回家,打理晚餐,讓傑克安心、不會情緒失控,否則她得花更多時間安撫,阻止他做出自殘或傷人的行為。

 

你一定認識或聽過有些人,特別是女性,即使伴侶對她很差、不事生產、拳打腳踢,她卻仍堅持留在一段不舒服的關係,不願離去。或許,你會覺得是基於女性是經濟弱勢,加上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所以她不得不留下來。

 

但真實的狀況是,即使女方和男友沒有婚姻關係,不受法律束縛,她仍會因為愛情不斷地犧牲奉獻,直到最後失去自我價值。就像故事裡的蘇菲,儘管身旁的人都勸她回頭是岸,別再執迷不悔,但她就是鐵了心愛著傑克,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別以為這些故事是特例,一般心智正常的人,遇到伴侶不當的對待,也就是俗稱的「危險情人」,應該很快就會覺悟,趕緊分手了結。但是多年的實務經驗告訴我,這樣的案例很常見,而且關係很難說斷就斷,彼此糾纏多年才會徹底結束。

 

原因就出在新聞中常聽見的「危險情人」,並不是一開始就具有危險性。如果把他們比喻為獵人的話,他們有一套獨特的手法麻痺獵物的警戒,讓伴侶失去戒心以及反抗的能力,之後才開始為所欲為。

 

就以蘇菲和傑克為例,通常情侶在交往的初期(大約是三∼六個月的蜜月期),男方對女方幾乎是百依百順、有求必應。這些浪漫的錯覺,會讓女生覺得自己是被捧在手心的公主,對方是自己的        ,進而付出更多的信任與關懷在男友身上。慢慢地這段關係會演變成只有兩個人的小世界。男方會希望女生下班後減少社交活動,只把時間留給自己,並且隨時報告自己的行蹤,不然就會懷疑女方的忠誠。

 

女方沉浸在戀愛的氛圍中,便合理化男生的要求,認為談戀愛想要隨時隨地見到對方、聽到對方的聲音是很正常的,便不疑有它,認同了男友的期待。但這正是心理界限逐漸瓦解的第一步。透過對女友社交生活的掌控,讓女生以愛情為重心,什麼事情都繞著男友打轉,漸漸地沒有了自己的生活,在社交圈中愈來愈邊緣、孤立。等到蜜月期一過,新鮮感褪去,男方會用各式各樣的藉口,可能是工作不順、被上司打壓、家庭問題⋯⋯等,將脾氣發洩到女友身上,指責、數落她的不是。例如:

 

「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妳真是有夠笨!」

采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