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句「我愛你」就像是通關密語,只要聽他說了,你就笑著原諒了。

近日天氣變化不定,前一天還穿著毛線衣,隔了一天溫度就飆升到28度,要多帶一件外套都嫌礙事,忽晴忽陰,就像她的戀情。

 

坐在位置上專注敲打鍵盤工作的她,身上仍舊披著一條小毯,滑鼠右邊是一杯沖泡過久而變得難以入口的黑咖啡,就像她的戀情。

 

縱使她總是笑著,

我仍能看出她眼神裡的苦楚,和想哭卻知道沒人會安慰的無助。

 

所以她總是笑著嫌棄自己的男友有多麽常搞失蹤,

所以她總是假裝大方說她其實也沒那麼在乎,

所以她總是一身傲氣說自己也可以去找別人啊,

所以她總是試圖化解尷尬所以說他太可愛就只好原諒了。

 

說真的,我並不知道自己的心疼是否會有幫助,

嘴巴對著她說著:「他這麼不在乎你,為什麼不分手?」

心裡卻明白,有時候感情真的很難說,放得開或放不開,並不是一念之間的事。

 

一路上曾經和我們共同建構回憶的人,到了就要結束的時候,那些片段就算都碎成了一塊一塊,你仍會記得彼此初相愛時那樣好看的樣子,你對他而言曾經就是最美的景色。

 

 

我們有好幾次都不相信每次的失去,如何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所以死命的硬撐,於是原本還可以美好的,後來都變得狼狽了。

 

在每一次她言談中的徬徨,我當然也想向別人一樣,給她個擁抱,然後說那種男人不要也罷;但又總想起那時候的自己,對愛的固執同樣不遑多讓,誰來勸告結果都是一樣。

 

只是,在那樣堅持的最後我受了重傷,接著耗費了太多青春去復原,時間過長到幾乎忘了當初對愛的嚮往。於是我看著她,想要給建議,卻又不忍告訴她下場。

 

或許有時候欺騙自己,就算是相信對方。即便心中有所懷疑,縱然他的一切舉止都那麼不合理,但是一句「我愛你」,就像是通關密語,說了就過了,就算了。

 

當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時,我們的思緒很清晰,我們的理智很有條理,給別人意見時,聲聲都是振振有詞;但成為當局者時,就像是陷入了一場重度昏迷,沒要能多天大的事誰也無法叫醒。

 

愛的對錯很抽象,也沒有標準答案,只有普遍價值觀。只是愛的形式有著千姿百態,我們旁人以為的愛錯或許只是他們一直以來的互相試探,即便不允許發生在自己身上,卻也無法大膽斷定他們的愛不是愛。

 

她啜飲了一口那難以下嚥的冷咖啡,笑著說:「其實沒想像中那麼苦哪。」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