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第一次見面就讓他印象深刻的3個小心機

圖/Shutterstock

 

 

好吧看起來雖然是一個內容農場的標題,但這三個方法卻是來自很深得我心的一本書《鋪梗力》。可能在第一次跟對方見面的時候,就讓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呢(除了放屁跟不小心露肩帶之外)?作者Robert Cialdini 回顧過往社會心理學的研究,指出有三種方式可以讓人把注意力黏在你的身上(我稍微整合整理了一下):

 

  1. 1.   懸念感

「我小時候其實發生了一件事,影響了我很多。我很少跟別人提起,不過我們先去吃飯吧,等一下有機會再跟你說。」你可以在兩個人談天的過程當中,偶爾突然插進類似這樣的話,這樣一方面締造了你的神秘感,另外方面也幫了「你」這個故事做一個完美鋪梗。

 

Robert指出,一篇好的文章通常有一個好的故事,而一個好的故事往往善於締造「神秘感」。研究也發現人類有所謂的認知閉合(cognitive closure)的傾向(Webster & Kruglanski, 1994),當事情被進行到一半、故事講到一半卻嘎然而止的時候,更容易被記住——因為你很想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想要在心裡上面把它「完成」(某種程度上上面也可以說明為何已讀不回會讓人如此在意)

 

不過,這個效果有一個重點在於,必須對於故事或者是「你」有興趣,才會成功。

 

例如,一項研究發現,當你「不確定」天菜對你的評價,會比起你確定知道他們對你的評價是好/不好時,更容易想起天菜本人(Whitchurch, Wilson, & Gilbert, 2011),但另一研究發現如果他不是你的菜,則沒有效果(Dai, Dong, & Jia, 2014)。實際操作例子如下:

 

  • 如果他下週剛好要出國,拜託他寄張明信片給你(或者是小的紀念品,挑個不讓他覺得負擔太大,但是他又會放在心裡面的事情)

  • 故意留一件外套或者是不太貴重的小物品在他做的位子上或者是家裡。

  • 跟他聊天聊到一半,突然因為別的事情打斷,先去做別的事情(不過記得回來,不然會有更大的失落感) 

 

2.一體感

在剛認識的時候,用「我們」來描述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會讓兩個人有一種「在一起」的一體感(we-ness)(Gottman & Levenson, 1999; Seider, Hirschberger, Nelson, & Levenson, 2009)。我自己的研究也發現,使用「我們」詞較多的初識情侶,感情也比較好(程威銓, 2011)。實際應用上可以怎麼做呢?舉例如下:

 

  • 我這個週末想要去看新北耶誕城耶?à我們這個週末去看新北耶誕城吧?

  • 結果昨天我聊到睡著了,後來你說了什麼?à你記得我們昨天後來聊了什麼嗎?

  • 你會想要跟我一起去看血觀音嗎?à我們一起去看血觀音怎麼樣?

 

3.與我有關

除了我們很重要之外,「你」也很重要。可以試著在與他對話的過程當中多多安插「你」或者是對方的名字,讓他和你的嘴巴建立某種程度的連結(不要想到色色的事)。這個方法雖然看起來很瞎,不過Robert指出,當我們在大合照之後確認照片,注視的第一與最後一眼通常是自己,可見得我們會自動注意「和自己有關」的事情(Humphreys & Sui, 2016)。具體的做法上可以連結一些稱讚,或者是與他相似的地方。如下:

 

  • 你剛剛說的那家餐廳,聽起來好不錯喔,他有提供素食的嗎?

  • (轉身對Amy說)我想Jimmy(你心儀的對象)提到的那個方法似乎可以嘗試看看,你覺得呢?

  • (對大家說)我跟Jimmy的看法蠻像的,都覺得那個女主角根本就討厭她媽媽。

那麼,這些「小心機」到底有沒有用呢?

 

老實說我覺得真的是因人而異,如果他一開始對你有一些小好感的話,用起來的確效果會比較明顯,有些研究也顯示男性比較喜歡有挑戰的女性(Jonason & Li, 2013)。Robert在最後註解的地方有別談到,其實說來說去這麼多方法,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是比較有效的:讓他覺得他對你有「責任感」*——這也和「小王子、狐狸與玫瑰」有點像。

 

「你在玫瑰花上面花的時間,讓他變得如此重要,她和其他的玫瑰不一樣,因為你對他有責任。」狐狸對小王子說。

 

對我來說,製造懸念或者是神秘感,說穿了就是利用焦慮讓對方記得你,但這只是「記得」,並不是愛。除了抓住他的記憶力之外,更重要的或許是在每次的相處和見面的過程當中,去辨析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當天菜降臨,你可能會子宮噴發,滿腦懷孕,想為他做很多,來贏得他的注意力,卻忘記了自己也是有選擇的權利。冷靜下來,試著去看見真正的他,才不會天菜到手,卻發現他根本沒成熟。

 

延伸閱讀

* Zeigarnik (1927)提出的蔡格尼克效應(Zeigarnik effect)聲稱未完成的任務讓人記得更清楚,雖然後續有些研究無法複製其效果(Seifert & Patalano, 1991),但Robert Cialdini認為還是有效的,比較重要的關鍵在於「他是否把完成任務當成自己的責任」。翻譯蒟篛:如果他對你的喜怒哀樂根本無感,你的鋪梗小心機就幾乎是0效果了。

#「鋪梗力」傳送門

時報悅讀網:http://bit.ly/CFD0288RShf

博客來:http://bit.ly/CFD0288BShf

誠品:http://bit.ly/CFD0288EEhf

金石堂:http://bit.ly/CFD0288KEhf

讀冊:http://bit.ly/CFD0288TEhf

海苔熊

 

Dai, X., Dong, P., & Jia, J. S. (2014). When does playing hard to get increase romantic attrac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43(2), 521.

Gottman, J. M., & Levenson, R. W. (1999). What predicts change in marital interaction over time? A study of alternative models. Family Process, 38(2), 143-158.

Humphreys, G. W., & Sui, J. (2016). Attentional control and the self: the Self-Attention Network (SAN). Cognitive neuroscience, 7(1-4), 5-17.

Jonason, P. K., & Li, N. P. (2013). Playing Hard‐to‐Get: Manipulating One’s Perceived Availability as a Mate. Europea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27(5), 458-469.

Seider, B. H., Hirschberger, G., Nelson, K. L., & Levenson, R. W. (2009). We Can Work It Out: Age Differences in Relational Pronouns, Physiology, and Behavior in Marital Conflict. Psychology and Aging, 24(3), 604-613. doi: 10.1037/a0016950

Seifert, C. M., & Patalano, A. L. (1991). Memory for incomplete tasks: A re-examination of the Zeigarnik effect.

Webster, D. M., & Kruglanski, A. W. (1994).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need for cognitive closur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7(6), 1049.

Whitchurch, E. R., Wilson, T. D., & Gilbert, D. T. (2011). “He Loves Me, He Loves Me Not…” Uncertainty Can Increase Romantic Attrac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2(2), 172-175.

Zeigarnik, B. G. (1927). Das Behalten erledigter und unerledigter Handlungen, Inaugural-Dissertation… von Bluma Zeigarnik: J. Springer.

程威銓. (2011). 承諾感作為「我們」字詞使用與親密關係滿意度之調節變項. (碩士), 臺灣大學.  Available from Airiti AiritiLibrary database.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