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男人啊,有時與狗一樣難溝通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跟男朋友最近幾乎天天在吵架,起因是養了一隻小狗。

我不是第一次養狗,可這一隻特別歡、特別盧,原先心裡有的「上隻狗教得很好」的自信滿滿迅速被擊潰,每天水深火熱。好不容易捱過收容所帶出來的疾病,打了預防針可以出門了,因病被關在家裡太久的小狗膽小如鼠,愣是一路大哭,走不出家門五公尺。

「一出門就大哭……」

「鑽到樹叢裡不出來……」

「路人說不定以為我虐狗……」

不過是十分鐘的社會化訓練,我足足抱怨半小時,可他的回應是「說不定牠怕黑,你白天溜阿」「路人你管他去死」以及「樹叢裡很髒,等等牠亂吃東西死掉!」

我委屈死了,牠要鑽樹叢我有什麼辦法?路燈就是壞掉我有什麼辦法?我已經一個月沒連續睡超過六小時,牠害怕大哭,我難道不心疼嗎?強忍著遵照訓練師意思,不抱她起來安慰,讓她學著面對,免得以後更畏縮甚至因為膽小而攻擊……我做了這麼多,卻要落的一個不在乎牠死活的罪名?

「不然你來啊,你有本事你來阻止牠大哭跟鑽樹叢!」我說。

「妳的狗還是我的狗?」他回:「怕累不要養啊!」

我氣壞了,真的氣壞了,要不是戒指很貴,要不是金牛座特別愛物惜物,我真想把戒指扔出窗戶,然後跟他分手。

可是隔天他主動到我家來,餵狗、清理幼犬不斷產出的屎尿,讓我好好睡了一覺。

後來講起吵架的事,我抱怨他都不安慰我,他直翻白眼說:「妳們女人真的很愛逃避問題,安慰有屁用,有問題就要解決」,我說,我哪有逃避問題?那些都是解決不了的問題啊,牠沒出過門就是會怕,怕了就是要哭要躲,熬過這段時期,這些都會好。

他說:「那你就已經知道怎麼做了阿,幹嘛還問我?」

我說我沒有問你,我是在抱怨,他忽然恍然大悟,說:「所以妳是在討拍?靠,妳表達能力有這麼差?話要說清楚啊!」

買尬,我還說的不夠清楚嗎?是你理解能力太差吧!正常人聽了那些過程,都知道我壓力很大、知道我很累、知道我很需要安慰吧?

他說:「阿妳就一直說牠這樣又那樣,我在幫妳想解決辦法啊!妳要討拍幹嘛不早說?」

我又再一次想把戒指摘下來,不過不是想丟出窗外,而是想塞進他嘴裡。男人腦袋怎麼跟金屬一樣硬,那乾脆吃金補金,看看晚上會不會發光,當成路燈用算了!

*

寫了這麼多年兩性文章,心裡知道男女大不同,但是真正體認到的時候還是會覺得驚嚇,女人想跟男人溝通,大概困難度不亞於人類想跟犬類溝通吧。

女人是很奇怪的生物。

女人狠起來多數比男人狠,一旦下定決心,就可以比甚麼都堅定,當我確定不安慰哭哭的幼犬才是對牠好時,我是真的可以對牠的鬼哭神號視而不見的;可女人心軟起來,又比男人軟,女人沒法「事情過了就過了」,狗是哭完了,可我腦袋裡還聽的到回聲,還看的到牠求救的眼神,牠一覺睡醒就忘了,但我還記得很清楚,還在懷疑自己做的對不對,就只是想聽信任的、親近的人說一句「妳做得很好」,那些自我懷疑才可以結案封存,然後另開新檔,開始面對下一次的自我懷疑。

女人不喜歡直接說:「我需要被安慰。」

我們更傾向於仔細描述遇到的狀況,希望對方站在我們的立場去想、去試著體會,打從心裡認同那真的很辛苦、那真的很委屈,那時發出的安慰才像是真心的,而不只是敷衍地拍拍。

有時我們也不想那麼囉嗦,可是簡短敘述了,男人渾若無事,於是女人總想:那大概是說的還不夠清楚吧?那大概是講得太輕描淡寫、以至於對方以為事情不嚴重吧?於是越講越細、形容詞越用越多,終於男人不耐煩,扔下一句:「不重要的就不要講了,拜託妳說重點!」

重點重點,重點就是我需要被安慰阿!然而當女人長篇大論講了一堆,男人勉為其難說「好啦,乖,惜惜」的時候,不是不覺得孤單的,那感覺就像是,我們這麼努力掏心掏肺,煮出好吃的一道菜,怎麼擺盤、怎麼配色,都花足了心思,而你就瞄了一眼說:「就是蛋炒飯阿,不然咧。」好像再努力也不會被了解,好像一輩子彼此都無法心心相映。

可是男人,大概也就只能這樣吧?

就算是最好的兄弟,被劈腿兵變騙錢還外加被小王揍,男人大概也只會說:「走拉,喝酒」,然後整晚對著路邊的辣妹品頭論足,那是男人的表達方式。

我養了一隻奶狗,對牠好說歹說,說什麼都沒有用,只能閉緊嘴巴,該怎麼訓練就怎麼做。

我還有一個男朋友,也對他好說歹說,也好像說什麼都沒有用,也只能閉緊嘴巴,然後把頭靠在他肩膀上。

有時候,真想把洗馬桶的刷子塞進他們的耳朵裡,好好地刷一刷,奇怪了怎麼聽不懂人話阿,理解能力有這麼差嗎?

但仔細想想,聽不懂卻仍願意一直聽,大概就是一種愛的表現吧。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