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對愛情充滿太多憧憬的人,特別容易受傷。

Share

圖/Shutterstock

十二月的墾丁少了熱辣辣的豔陽,位於墾丁與南灣之間的潭仔灣小漁村,一棟地中海風格的民宿,藍白相間建築在涼風中靜靜呼吸和等待,等一個再也不會回來的人。

因為淡季的關係,整間大屋內我是唯一的房客,所以到處探索,四處尋覓,試圖找回一些和他曾在一起的線索。

走上木作階梯,每一步伐都嘎嘎作響,二樓的露台同樣是空蕩蕩,但從這可望見一整片大海,那海藍得耀眼像是一緞柔軟的織布,浪花在邊緣綴上白色的蕾絲,每分每秒都在變換著樣式。

望去岸邊,彷彿還能見到那年的我們躺在沙灘上,皮膚上黏著細沙的位置,冰冰涼涼,隱隱作痛。視線往回收至民宿前寬闊的馬路,則是又閃過你騎著機車載著我悠哉騎過的模樣,那時我和你一起在風中大聲唱的是什麼歌呢?實在想不起來了,實在已經過了太久。

我自認是個太念舊的人,尤其對於好的部分,若是真有人問起那些細節,我總依然能夠鉅細靡遺地說著。說著他的細心體貼,說著他無微不至地照看著我,說著幾月幾號我們第一次牽手,說著幾月幾號我們分手。

對愛情充滿太多憧憬的人,特別容易受傷。那個飛太高飛太遠的理想,每個人都滿懷期待地盯著它,可惜的是這其中恐怕有一半的人不僅會失望,還很有可能遍體麟傷。

縱然如此,卻還是沒人能夠抵擋愛情溫柔的輕聲喊叫,喊你過來自投羅網,走去的人臉上表情總是幸福滿溢。

那天晚上在東區喝了幾杯酒,後來我說想看星星,高跟鞋踩不住公園的石塊地,你沒說一句便揹起我,還記得那時是凌晨,天色很黑,路燈下我們的影子被拉成一個好看的形狀。

躺在木棧板上的我們,都忘了最初的目的,用著帶有疲倦的眼睛,互相無聲凝視了好一陣子,沒有人理會天上有沒有星星。

關於我們和他們的過去,總是有淚有笑的,只是看我們如何對待這些回憶,有些人寧願繼續糾纏傷害自己,有些人選擇共生共存不再帶有情緒,有些人把全部都當作一段過程而已,有些人像我一樣把它們捧在懷裡。

在每一次的投入愛情,其實我們都清楚明白要承受多少有可能會傷心的機率,隨著時光荏然,我也已不再那麼為難自己。

十二月的墾丁少了熱辣辣的豔陽,也少了你。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