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時候痛,更能夠療傷。

圖/Shutterstock

 

 

我透過窗看著外頭灰濛濛的天空,雲移動得很快,幾隻鳥停在枯黃的枝頭上,一杯熱咖啡在床邊飄散著熱氣,攝氏8度冷的剛好。

 

歲月除了會讓我們增長皺紋,也能增長智慧,

但或許更多的感悟是有很多事再不做就會來不及的人生。

 

如果我們從沒有挫折委屈過,現在的我們還能如此燦笑著嗎?

如果我從沒遇見他,那麼或許就也無法說自己曾經那麼愛過一個人,

因為年輕的愛情雖然萌懂卻最真切,雖然傻氣卻最知道什麼是不顧一切。

 

長大後幾次的旅行經驗,讓我明白想念一個人,無論到什麼地方都逃不了。每一幕收進眼底的美景都會想和他分享,然後揣摩著他會怎麼樣回答;嚐到好吃的食物就會想著他應該也會喜歡吧;幾個零度以下的夜晚捲曲在被子裡,因為太想他,於是上帝就讓我在夢中問候他,問他過得好不好,問他是否知道我還是那麼愛他。然而,這樣短暫的會面後,醒來之後是一瞬的幸福感和無盡的空洞。

 

 

有時候痛,更能夠療傷。

 

念舊是你的人格缺陷,每一段愛都像珍寶般捧在手中,就算已經過季,就算已經再也沒有人想要。你卻在人生中很多的時刻將回憶一一領出來伴你度過那些炎熱的仲夏以及總是凍痛手指的寒冬。並且覺得真好,真好啊,那樣愛過真好。

 

我們習慣將情緒隱藏,因為知道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幫不上忙,因為知道世界不喜歡太過傷心的人,因為「理解和諒解不同」,他們聽完你的經歷後便說可以理解你的感受,但卻還是要你收起哭臉,快樂起來,快樂一點,快一點。

 

所以我們故作堅強,我們喜歡雙手一攤說無所謂啊,我們眼睛紅了就說空氣太髒了,我們鼻子紅了就說是過敏啊,再也沒有人敢哭,沒有人說自己不快樂。

 

對吧,感到很辛苦吧。

 

我也是啊,所以我仍在練習,練習大方承認我很傷心,練習說我承受不起,練習說我沒有一天不想念你。

 

有些時候我會想,哭應該是一種健康的釋放,每次我都忍住了,忍過那個時刻,就再也哭不出來,可是內心卻只覺得抑鬱的重量越來越令人難以喘息,有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或許我們都該更加勇敢的面對自己的脆弱,縱使狼狽,縱然不堪,卻沒有什麼能夠比得上擁抱真實的自己,那樣踏實和泰然。如果想哭,那就哭;如果想他,那就想吧;如果覺得做不到,就說沒有辦法。如果我們都這樣做,或許就不會感到那麼辛苦了。

 

我在英國,透過窗看著外頭灰濛濛的天空,雲移動得很快,幾隻鳥停在枯黃的枝頭上,我試圖要自己不要這麼辛苦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