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原諒你,也原諒自己

圖/Shutterstock

 

 

我早就原諒你了。

 

9800公里,

我蹣跚爬上那一座小山坡,呼出的每口氣都是一團團白煙,挺直腰桿後的我,望向眼前那綿延無盡的森林,林木數量可觀,遼闊的草原在冬季從翠綠轉為沈甸甸的灰紫色,乍看之下就像是一整片毛絨絨的舒適地毯,當時正好遇上夕陽,我屏住呼吸,我原諒你,也原諒自己。

 

 

如果我仍還未跨出去,還未從你那幾個不好笑的笑話中掙脫,還未寫完你的名就先哭出聲,還未忘掉揮在你臉頰上的巴掌聲多響亮,還未明白恨一個人之前必須要先恨自己,如果我沒將這些那些都放下的話,恐怕現在也未必活著吧。

 

 

「不甘心」是我們一直咬牙硬忍的主要原因,不甘心明明就付出那麼多了啊,不甘心他佔據了你一整個青春,不甘心你愛他勝過愛自己,不甘心自己若一旦放手就一定會比他還要更傷心。

 

可後來才明白了,無論如何,結局也還會是一樣的;縱使有多麽地不甘心,結局也還會是一樣的。

 

 

我喜歡雨天,

想起你將雨衣反穿,罩在你的身上,我躲在你的身後,緊緊抱著,疾駛過市民大道,機車停在京站廣場對面的陰暗小巷,雙腳濕漉漉的我們總算還是趕上了那場電影。現在已經想不起來是哪一部了,就記得在影廳內你不斷要我握著那杯熱摩卡。那個時候你還愛著我,真好。

 

之後我時常擁著這些曾經,哭著睡去,大叫著驚醒。

 

然後我越來越喜歡雨天,

喜歡看著全世界都慢下來,

雨水落在遮雨棚上、落在柏油路上、匆匆跑著的路人頭上,

大家都亂了套,大家都不得安寧,就和我一樣,我就再也不會感到孤單了。

現在想起來,我的青春不是在愛你,就是在埋怨你。

 

可就在這之後的數年歲月裡,曾糾纏著,曾無法釋懷的,曾讓人失去求生意志的你,都隨著一場又一場的雨,而被沖淡了輪廓和表情,即便我站在雨中一遍又一遍重複著你曾經承諾的言語,終究徒勞無功,結局也還是一樣的。那個我那麼愛又那麼恨的人哪,終究會被逐漸忘記。

 

我也時常不住試想倘若還有你的現在,會是如何。

 

恐怕就不會這樣到處旅行了吧,恐怕你還是會跟我說不要談夢想,錢比較重要,恐怕還是會三天兩頭就吵架,恐怕你嘴裡說愛我,心裡卻不是那樣想的吧。

 

 

我站在那一座小山坡上,淚水盈滿眼匡的那一刻,正好夕陽沈入樹海裡,我屏住呼吸,我原諒你,也原諒自己。我是如此才得以跨越9800公里。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