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誰對誰比較好,重要嗎?

圖/Shutterstock

 

 

那天和一對情侶朋友去吃飯,進了餐廳,男生一看到DM上推薦的起士炸豬排還送一瓶可樂,眼睛就亮了,正準備呼喚服務生時,女生推推他,指著菜單說:「你點這個好不好?」

男生探過頭看了一眼:「鯖魚定食?不要吧,這又不是真的日本料理店,魚要是不新鮮呢?」

「可是我想吃這個嘛。」女生說。

「那妳自己點不就好了?」

「可是我怕魚不新鮮阿!」女生理直氣壯:「所以我決定點碳烤豬排定食!」

「厚,妳怕不新鮮,就叫我吃就對了!」男生翻了個大白眼,但還是很認分的點了鯖魚定食。

 

我在一旁看,老實說嘖嘖稱奇,這女生是我的老朋友,以前簡直是硬漢一枚,接近四十歲了,居然開始像個小女人,任性撒潑樣樣來,果然人家說找到對的人,女人就自動懂得撒嬌,真是一點錯也沒有。

 

吃完飯我們站在門口等男生去拿車,我忍不住對她說:「妳也太好笑了吧?自己要吃,還要硬逼別人點。」

「拜託,我像是那種無聊的人嗎?」她大笑。

原來,她男朋友膽固醇過高,又有脂肪肝,她說是自己想吃魚又怕不新鮮,不過是想阻止另一半吃炸物加起士,只是男人有時就像小孩子,你越管他,他越故意,倒不如用盧的用歡的,讓他不覺得是被管,反而覺得自己是個體貼的男人,容許另一半任性。

「可是這樣妳也太吃虧了吧?」我忍不住問:「明明是妳在對他好,為什麼弄得像是他在對妳好?」

「反正目的達到就好了,誰對誰比較好,有差嗎?」她聳肩。

 

誰對誰比較好,有差嗎?

年輕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是有差的,不是說自私的希望對方比較愛自己,而是我們好像把愛情當成一塊拼圖,斤斤計較著「我拚了五百片,你為什麼只拚了兩百片?」「左邊都是我完成的,右邊交給你很應該吧」,你不是邀功,你只是怕對方怠工,所以總時不時地想提醒他:看,我在對你好喔~那你是不是也該對我好?

 

我想起自己和某一任男友每一次的吵架場面,兩個人爭著說是自己付出的多,我一一細數為他做了什麼,他又條條逐列他為我付出多少,很多年後回想,那其實是很奇怪的場面,明明不希望受委屈,為什麼要費盡全力想證明自己是比較委屈的那一個?

 

我們爭著證明自己很關心對方、付出很多,其實裡面包含了很多潛台詞:

我對你那麼好,所以這麼一點小事你不該和我計較吧?

我付出這麼多,所以犯了小錯你該原諒吧?

這些這些事都是我做的,所以那些那些事本來就該你負責,很公平吧?

我們只是希望對方能對自己好而已,不斷細數自己做了什麼,只是想證明,自己有理智氣狀要求對方的資格。

 

可是愛情就偏偏不是這麼一回事。

縱使全世界的道理都站在你這邊,連法官都認為你受盡委屈,你至多得到錢,也不會得到愛情。

愛情很殘忍,愛情本來就是對方高興給就給、不高興給就不給的事。他不願意給,你是哭訴哀求、還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都是沒有用的。

 

沒有人願意吃虧,我也不覺得願意委屈求全才叫真愛,公平還是必須的。可是,能拉到檯面上來計算和趁斤論兩的,是交易,發自內心、主動去做的,才叫互相。我們老用前者的方式去計算付出和回報,然而愛情一但陷入趁斤論兩的境地,那就失去那種愛的感覺了,你可以用錙銖計較的方式,一一計較到彼此無話可說,可是那裏面沒有甜蜜,挑不出錯處來抱怨,不表示心裡真的沒有不滿,可是你也說不出要怎樣了,於是成為對方口中那個「欲求不滿」「怎樣做都有意見」的人。

 

有時候,有讀者會問我:「一個禮拜是否應該至少見一次面?」「沒見面的日子是否該至少講半小時電話?」

我很難回答,因為能量化的都是交易而不是互相。你如果去問感情幸福的人,多半會得到很模擬兩可的答案,像是「再忙也應該留點時間給另一半,但是如果真的沒辦法,另一半也該體諒對方」,那麼,怎麼界定怎樣的狀況叫「沒辦法」?忙到什麼程度才叫「很忙」?不會有人能給出答案,因為那是互相的範疇,是你們之間的默契。

 

就像我那對情侶朋友。男生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另一半其實不是耍任性,而是為了他的身體著想?我猜他不知道,男生沒那麼敏感的心思。

但他樂在其中,樂於扮演那個照顧者的角色,他女朋友讓他覺得自己很偉岸,讓他覺得自己頂天立地的照顧著心愛的人,讓他覺得自己在這段感情裡是有用的,他很幸福,於是他願意對對方好。

 

而那就夠了。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