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一個受傷的靈魂,真的太難了

Share

圖/Shutterstock

你知道你之所以沒得到很多愛,是因為你很難愛嗎?

總說著要原諒、要放下,但那種努力,其實是為了「放過別人,才能放過自己」,
那不是真的原諒,而只是認了,認了「我沒力氣計較了」,懂了「與其把時間拿來恨你,不如拿來愛自己」。

那不是原諒,那只是不敢去恨。

我真正原諒那些不愛我的人,其實是在養了一隻黑色小土狗以後。

她是一隻很有個性的狗。

有個性不是錯誤,但是當「有個性」與「沒安全感」並存時,與她共同生活簡直是二十四小時沒得放鬆,

她從沒想過刻意傷害我,但我連臉都掛彩,

她只是很需要我,但我睡不飽到牙齦浮腫,

她只是驚慌失措緊張害怕,我知道,但可悲的是,我發現「愛是最好的解藥」這句話,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誤會,我愛牠但我無法叫隔壁把鐵皮屋頂給拆了,免得雨打在鐵皮上發出聲響,我愛牠但我無法叫救護車別經過我家巷口,那不是把牠抱在懷裡惜惜就可以解決的事,牠會張牙舞爪露牙齒,而我只能感傷奈何明月照溝渠。那時我忽然想到,我老對男友說「我沒有想要你做什麼啊!只是想要你安慰我」,可當他靠過來時,我嘴裡講的那些夾槍帶棍的話,是不是跟一隻因為恐懼而低吼的狗一樣令他望而生畏?

有時候我真受不了,就離開了,拿著手機去附近咖啡廳坐著,寧可無聊的將FB來回刷十遍,也不想跟牠共處,不是不知道牠一個人在家會焦慮,但那時我滿腦子裡只想大喊:「我已經讓妳盧了一整天了,想獨處一下過分嗎?」
於是我原諒了已讀不回搞失蹤的前男友。

有時候已經逼近臨界點了,但清屎清尿還是要做,不想丟包責任,只剩嘴巴可以發洩,張嘴就是「妳為什麼不能像上一隻狗一樣乖?」
於是我體諒了老把前女友掛嘴上的前任戀人。

有時我推開房門,牠在睡覺,我簡直像做小偷一樣放輕聲音腳步,就怕牠醒來又纏著我,簡直想把自己縮到最小最小,小到牠看不見。

於是我終於明白,那些我不主動提出要做什麼、對方就什麼也不肯做的被動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只是覺得,我已經夠煩了,好不容易我自主安份,他們還是趁機休息,少出現在我面前好!

沒安全感的人或狗,只是需要愛和關注而已,我知道,我明白。
可是妳知道為什麼妳討愛討的這麼辛苦嗎?因為妳很難愛啊!

難愛並不是因為麻煩或難照顧,一切都是態度。

有時候,女生會很哀怨,覺得自己很獨立,也不需要男人養、也不需要男人噓寒問暖,可為什麼男人最後卻離開妳,離開妳就算了,還找了一個連燈泡都不會換的弱智女?妳以前在那裏安慰自己「他很忙」「我該體諒他工作辛苦」,結果轉眼他能犧牲睡眠去為對方換燈泡,why?

以前我以為那是大男人式的英雄主義作祟,後來卻發現,更多的是態度帶給別人的感受。付出需要回饋,這個回饋不是妳特地操辦五菜一湯為他補身,還是拿牙刷把他的馬桶洗的晶晶發亮,而是在那當下讓對方覺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你需要我,所以我找到了與你相伴的意義。就像我上一隻狗是長毛米克斯,還有異位性皮膚炎,洗澡加吹毛加上泡藥浴,連同事後整理,一個大好的周末下午就報銷,可是洗好澡後她會開心,跳來跳去表示要出去玩,一叫她名字就直線衝過來將我撲倒,我很少會對她說「你看我為你做了這麼多」,因為在過程中,我得到了成就感,我覺得開心,反而是剛領養的小土狗,洗澡吹毛雖然半小時解決,但她完全不配合,我總是邊洗邊忍不住叨唸「你以為我很愛幫你洗澡?我也很累好不好」,如果牠會說話,大概也會說:以前你洗五個小時不喊累,現在半小時就抱怨,怎麼差這麼多?

難愛並不是因為妳不體貼,而是有太多假體貼。

我們做很多看似體貼的行為,可真正的目的並不是體貼對方,而是希望對方看到妳是個體貼的人,因而心疼妳、因而對妳好,可對方不是笨蛋,他看的出來,妳給自己安排了一個受盡委屈的戲碼,然後分派了一個自私無情的角色給他,但對方只會想:我哪裡自私?我已經這樣對妳了,我還自私?

妳想以退為進,妳想陰他一把,他不是不知道,於是假裝沒看到。

當我們沒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好之前,恐怕是遇不到好人的,因為好人也會被妳弄壞,或者說,妳會把他的好看成壞。

他下班後第一個就來找妳,妳卻說:「終於想到我了喔?我是你工餘的娛樂喔?」

他約妳去兩人同行打八折的新餐廳吃飯,妳卻說:「幹嘛?沒打折的話你寧願一個人去吃是不是?」

你覺得他這種湊合的心態是污辱,你端著架子說「寧缺勿濫,如果你不是非要我不可,我也不希罕」,可是世界上本來就沒有誰非要誰不可,你們處的這麼糟,他又不是自虐,為何還要非你不可?

我原諒那些傷害過我的人,在我養了一隻小土狗,並找了訓練師之後。
(如果有人也遭遇與我同樣的困難的話,真的很建議找吐蕊魯格斯派的訓練師,有太多時候,不是「習慣就好」的問題,而是你們之間的信任度不夠,牠不相信你不會傷害牠,於是牠連嚐試著習慣的勇氣都沒有)

在專業的指導下,我才明白,我愛牠可顯然不知道該怎麼愛、不知道該如何讓牠感受到愛,徒勞無功的付出讓我很累,而這樣的煩膩寫在臉上,牠也感受的到,於是變成惡性循環。

愛不是「你一廂情願付出,對方就能感受到」的東西,難解的心結得交付專業,你得知道他在抗拒、他真正恐懼的什麼,光拿著零食鼓勵他,只是變相讓她覺得「我為了從你手上得到一點食物,得上刀山下油鍋」,就像當初,那些男孩子們也不是真的對我不好,可我卻老覺得,為了得到他們的一點溫暖,我像個乞丐似的哀哀乞求。

請相信那些離開妳的人,真的也盡力了。

因為,愛一個受傷的靈魂,真的太難。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