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城旭遠:每一次的相遇,都會有他最好的安排。

圖/Shutterstock

 

 

在感情中大家追求的也許大不相同,可能對某些人來說尋求的是一種踏實安穩,而有些人則是不斷尋覓浪漫湧現的那個人,當然有部分人們所追求的除了穩定中帶些不平凡的頻率外,更想追尋此生屬於彼此內心的靈魂伴侶。

 

許多人對於未知的愛情,總會浮現超乎現實的想像和過度包裝的輪廓,可能期盼它的到來可能畏懼它的意外;但她認為自己的愛情只有一種可能,而她並不害怕也不恐慌,因為她總是知道自己所追尋的生活和愛情是什麼模樣。

 

距離愛做夢的年紀已經好久了,即將邁入代表智慧的40歲,她談起從少女時期至今,這條路上無論碰壁後的養份、充滿質疑的無謂聲浪,直到此時此刻她始終不後悔自己所做出的每個抉擇與每段愛情的認真經營;而那些刺耳駁斥對她來說也不至於構成阻礙的高牆。

 

時間往回溯到她還是個17歲的女孩,對於外面的世界充滿了新奇充滿了希望,當然也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新鮮想法,她認為只要直覺是正確的、只要心中會怦然心動,就是愛情的發生了;其餘的都只是片面的問題,只要拿出耐性和勇敢就能夠迎刃而解。

 

在同儕間對於她的描述不外乎就是個溫柔優雅,外表看起來稚嫩卻有著出乎意料的成熟思想,她總能在第一時間將多方角度換位思考,成了善解人意的女孩;受到大家歡迎之下,人際關係便成為她最有魅力的光環,漸漸地出現想將她擁入懷裏的那個他。

 

 

觀察力敏銳的她,沒多久的時間就發現了那位在炎炎夏季的晚自習時,趁她離開座位偷偷放著沁涼飲料的人是誰,隨著週一到週五獻上不同口味的飲料呢!

起初她對這番貼心舉動不以為意,時間久了她的心就像那貼心飲品瓶身上的水珠,被熱情給融化了。

 

但也許還是個靦腆的小男生,就這樣老老實實地「偷偷」送上飲料也已經維持三、四個月了卻還沒進一步表態,她心想:『就算來問我飲料合不合胃口也好吧?居然可以木訥這麼久!』眼看就要期末了,再沒任何進展就要進入漫長暑假啦!於是她拿出特有的女孩勇氣,寫了張粉紅色便利貼黏在小男生桌上,她還記得當時自己表達得挺幽默的。

 

上面寫著:『喂!就算我跟你一樣有雙超、級、小、的眼睛,我也看得出來飲料是你送的喔!為了謝謝你,明天晚自習讓我請你吃宵夜吧,不過僅限於夜市的小吃攤喔!明天晚上九點校門口見。』

 

她不太確定這小男生真正的心情是如何,但是從他座位斜後方的視角望去,應該是滿足地在竊笑;而她認為當時自己做的這顆球,真的超級有誠意。

 

就像粉紅便條紙上的約定,兩人在約定的時間到了約定的夜市,第一次的約會難免來些尷尬陪襯,但就像俚語所說「頭過身就過」在那之後他們雙方漸漸多了互動,那初次約會的尷尬也隨著互動慢慢隱形了,進而取代的是初戀這件事。

 

當時的大學比現在難得多,是需要透過年度聯考和放榜,必要時還需要老師寫出推薦函才能進入夢寐以求的理想學校展開新旅程,也許就是命中註定吧!兩人不約而同地考上相同大學,不過在大學過程中除了要顧好學業外,家境並不優渥的她還要拼了命地打工賺錢,才能夠存到一小筆資金足夠在大學畢業後出國打工遊學。

 

經過好多次的溝通和協調,兩人算是和平地將這純純的愛在青春中劃下了句號。但多虧了日新月異的科技,她與小眼男之間的緣分並沒有因她的出國打工遊學而失聯,但也沒特別多的交談和分享生活中大小事;從加州回來的她帶回一位港籍男友,這位男友因為她而想要考進台灣研究所、在地深根發展讓感情可以細水長流。

 

但調皮的愛神總愛捉弄人啊!沒多久的時間她便認為港男或許不適合成為長久的伴侶,可能因為對方多了才華卻少了定性、有著俊美外在卻少了柔軟那顆心。於是這次,壞人這名詞又套在她的身上了,而這名詞也跟著她,直到出了社會成為熱心助人的「公益壞人」幫助了許許多多毫無關聯也無血緣關係的家庭。

 

該說是彌補心態的作祟嗎?她其實不是相當確定,為了獲得清閒生活讓自己儘量將重心落在工作上,於是離開從小長大的台北到台東自力更生、脫離拉拔長大的父母親,她認為將自己打理好過生活,並且幫助更多更多的困難家庭,對曾經破碎的家庭就是最大的報答回饋了。

 

 

當然進入了另一座城市難免會面對零星不安與挫折,不過她認為自己最大的優點其實不是眾人對她說的外在,而是她有顆既炙熱又強大的心臟,如同她對自我的認知,在她眼中沒有所謂的不可能。沒多久時間,她熟悉了台東的風,吹來聞得到海的鹹味、習慣了打開偌大窗戶就能見到中央山脈聳立在眼前。

 

到台東生活中最大的收穫,也許就是她獲得了一位天性活潑開朗、樂觀進取的男友,沒多久的時間兩人協議好在當地置產買下人生中第一間房子;但卻因為男友太喜歡跑遍台灣每寸土地、飛到國外去體驗不同文化不同風情所帶來的生活能量和靈感使然,嚴格說起來雖然已經在台東生活了8個年頭、交往也6、7年了,真要斤斤計較算起,兩人實際膩在一起的時間掐指一算或許還沒不到四年呢—因為男友實在太熱血太活潑了。

 

也許前2-3年就是人們眼中的蜜月期,但甜蜜過後也該認清事實。仔細想想,她所賺入的每一分錢,都是為回報家人、回饋社會,相反地男友所賺的每一分錢是存起作為下一次的旅遊基金。雖然旅遊並沒有不好,但正因為經手了許多社會家庭個案之下,讓她對於未來規劃更加謹慎更加斟酌。

 

於是說開了將兩人的定位回歸到當時的友情,各過各的生活邁向各自的目標,或許是兩人之間最好的相處模式。

 

離開滿是回憶的城市搬回台北後,沒多久的時間小眼男又浮上檯面了,她感受到小眼男的蛻變,他的成熟掩蓋了他的木訥,他從來沒有說過他對生活對人生的熱情,經過歲月的淬鍊,開始綻放光芒,原來兜兜轉轉繞了一圈,他們終究發現,彼此是這麼契合的兩個人。

 

某天小眼男告訴她:『我不想再錯過妳日後的每段人生,讓我們重新開始,好嗎?』她熱淚盈眶只顧著點頭,連話也說不清楚了。

 

經歷過千山萬水,才會明白最適合自己的那個人,

原來一直沒離開默默守候著,這是多難得幸運的啊。

 

這對於她而言是件喜訊也是最棒的決定,不過她的家人們可不這麼認為。總認為8年情感也要邁入第9年了,怎能說放就放?難不成男生的青春稱不上寶貴稱不上青春嗎?

 

她並沒有想要做過多的反駁和得到更多的諒解,她選擇了擅長的智慧思考邏輯以及社會大學中所洗禮後的耐心,就讓時間證明一切吧。畢竟…互相承認的靈魂伴侶是多麽來得可貴動人,也是她此生最想獲得的那份人生價值。

 

其實回過頭仔細看看,兩人相處之下真正的距離不是「習慣」對方,

而是兩顆心能不能朝著相同的方向逐步邁進終點站-幸福。

 

對她而言,只要清清楚楚地明瞭自己所追尋的是什麼模樣的生活、什麼輪廓的戀人,那也就足夠。試問,又有誰不渴望真心又適合的愛出現呢?哪怕已經花了此生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尋覓蹤影,真正遇見的時間也許已晚,但只要有理智又遠見的想法,一切都不算太晚。

 

時間不知覺之下不斷過去,人也會逐漸多了皺紋與花白髮色。於是,她知道自己在追尋愛的旅途上根本不必羨慕別人,因為自己所擁有的信念和堅持就是最美的風景。

 

 

關於相遇,沒有太早或晚相遇的差別,

只須記得每次的相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 城旭遠.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