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曾經以為非常重要的其實也早已不再重要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近日台灣冷的和歐洲沒什麼兩樣,就差城市裡還未真正下起雪,

一個個捲縮在被窩裡的人們,一個個走在街上庸庸碌碌的人們,

凍紅的指尖,凍紅的雙頰,和一雙說也是被凍紅的眼睛,

我們都是想說話卻出不了聲的人。

睽違許久的大掃除,因為年關將近而不得不面對,一個幾坪大的房間裝載著這幾年的成功與失敗、希望與挫折、快樂與眼淚。

隨著吸塵器惱人的運轉聲,被蒙上一層灰的過往都逐漸浮出檯面,那幾張掉在床縫邊的照片總算重見天日,二零一四年的西子灣,彷彿還能感受到那巨大的日落橘澄澄曬得背發燙。

擰乾後的抹布擦去明信片上的沙塵,巴黎、首爾、曼谷、倫敦……卡片上的內容多是在自言自語,東京橫町橋下的酒場依舊叫我念念不忘,還有在左岸一杯急速被冷凍的拿鐵。

在今年我確切感受到自己不再像從前一樣,不再非要留住什麼。

那些一直捨不得丟的票根和、字條或是紀念品,都被裝進一個諾大紙箱裡,豪無可戀的那樣。

我們曾經以為非常重要的,在時間的流逝中,其實也早已不再重要,對自己或對方都是,只是自以為的念舊,反而擾亂了原本能夠更好的生活,我們原本其實能夠更加清爽得活。若不是這一年一次的大掃除,我們壓根沒將那些回憶再挖出來吧。

曾經很相愛的兩人,現在都各自愛著別人了,早就已經無話可說。

所以我將他在大學畢業典禮上送我的金莎小熊放進垃圾桶,換上我在英國街邊買的一幅小畫,那沾了太多塵的玩偶再也不適合現在的我。

說實話,我一直都是一個太念舊的人,我就是那種只要有關前任的東西就絕對不丟的人,哪怕只是一張寫有他名字的廢紙,無意間翻到還是會盯著許久,然後再默默放進抽屜裡,以為自己將它安放好,我的回憶就也會安好。

即便到了現在,我依然無法說自己是個能夠輕易割捨的人,但卻也漸漸學會扔掉不再需要的東西,例如令自己感到痛苦的記憶,或者是因為當初他的口不擇言而致到後來會不斷質疑與否定自己的情緒,當然了,以及那張寫有他名字的廢紙,全都丟掉,全都不要。

有時,適當地清理自己是相當重要的,清掉那些令你胸口發悶的鳥事,除掉那些因為不甘心而積怨太久的怒氣,理出現在以及將來的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才是更重要的。

將自己整理好,將屋子整理好,就算之前的希望都破碎也無所謂,新的一年,就再許一個新希望,再為自己努力一次吧。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