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帶男友回家拜年,沒你想的這麼單純

圖/Shutterstock

 

 

農曆新年是台灣人最重要的團圓節日,這一天外地的遊子們都大包小包的準備回家過年,迎接著期待已久的假期。小時後的過年很單純,身邊都是兄弟姐妹,大夥兒一起在鄉下地方追趕跑跳碰,穿著新衣戴著新帽,就能無憂無慮的過了一個寒假。

 

長大之後,一個人在外地工作久了,面對著職場險惡,社會不公這些負能量已經夠讓人厭世,到了過年,還得面對這些煩人的問題。小時候,最大的煩惱就是要不要帶寒假作業回阿嬤家。出了社會,最大的煩惱則變成了「要不要帶男朋友回家?」

 

帶男友回家,當然不是什麼多難的事情,難的是帶回家前得和男友行前教育;難的是帶回家時還要面對排山倒海的問題;難的是家人的幽默男友不見得懂;難的是男友回家之後,還有各式各樣的檢討會接踵而來。原本你以為只是簡單的「帶男友回家」對家人來說卻不單純。

 

Sandy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在大學時期是班對,當男友退伍之後,依然在外地過著同居生活。「同居」對於年輕人來說只是分擔房租的一個選擇,而對於長輩來說,則是論及婚嫁的一個象徵。所以今年過年,Sandy的家人一直希望Sandy把男友帶回家裡認識一下。同一件事情,總有不同的解讀,Sandy單純的只是想把男友帶回家給爸媽認識一下,而親友們卻把此行為定調為「提親」的舉動。

 

Hello,提親?Sandy壓根兒沒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因此當男友進到家門的那一刻起,從進門之後,男友的嘴角就無法上揚,臉部的表情僵硬的如打了肉毒桿菌。親友們便開始品頭論足。身高體重星座是基本的問題,職業、經濟、人生觀則是比較進階的申論題,更別提彰顯個人主觀意識的政治、新聞時事議題,這排山倒海的提問比大學聯考或是EMBA口試還難上加難。口試結束後…呃不是,是拜年結束後,小倆口果然吵架了,面對這樣刁鑽的問題,男友覺得自己不受尊重,Sandy則怪罪男友的小心眼。

 

家人就是,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他們都有一百種「替你擔心」的想法。太年輕交男友,他們怕你荒廢學業;過了35還隻身一人,他們怕你孤單到老;交往初期擔心感情不穩,愛情長跑他們則要催促你們趕緊成家。你開始納悶,是不是不管怎麼做,親友們都沒有「正能量」的一天?

 

面對親友光怪陸離的問題,不用一開始就抱著警戒,換個角度想,這也是「關心」的一種,就好像過年期間一定要看電視上的藝人穿著像大龍炮說著千篇一律的祝賀詞。這是一種習俗,一種傳統。

 

過年嘛!親友難得團聚,不問一些問題,難道大家都要低頭養青蛙嗎?面對不熟的親戚那些尷尬至極的提問,可以把握三大原則:不正面回答、不延續問題、要轉移話題。有一個回答就會衍伸下一個問題,如果你真的很討厭這些親友探人隱私,問些不著邊際的問題,就不要一五一十的回答,學著轉移話題到那些吵鬧的綜藝節目上,那些沒有標準答案的民生議題上,甚至我看過,有人準備了厚厚一疊刮刮樂,就是打算面對這尷尬的問題時間。過年嘛!遇到尷尬的問題,碰個杯子,說個新年恭喜,四兩撥千斤,也是一種解決辦法。

 

其實,你今年的回答他們明年也不見得記得,笑笑的敷衍過去,一年也就這麼過了。這些例行公事,也可以把它當做過年的一種樂趣吧!

 

以前我們不懂這種樂趣,現在還是不懂,只是我們學會了苦中作樂。

 

里比臉書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