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偷情人妻的最終幻想

圖/Shutterstock

 

 

「你過來吧!他出差了。」

 

老公前腳一走,我就拿起他不知道的另一支手機,傳了訊息給這個我在戶外用品店認識的年輕鮮肉店員。

 

也忘記是誰先開頭的,總之那天我在店裡跟他有說有笑地買了一萬多塊的東西之後,他就要我加他line,說是以後店裡有什麼折扣活動都會通知我。我開玩笑地說那這樣就太寂寞了,有公司活動才傳訊息給我?他說我今天下班也會傳訊息給你。

 

「你幾點下班啊?會不會太晚啊我老人家很早睡的。」我故意試探地問。

 

「不晚啊!剛好搭上吃晚餐的時間,要不要一起吃?」他順勢接著說。

 

從那次之後,每次老公出差,我都會跟他廝混上幾天。而這次距離上次老公出差,已經隔了快三個月了,我感覺自己體內的慾火已經可以燃盡整片國家公園了。

 

因此他一進門,我就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飢渴,連給他喝口茶的時間都不給,就拉著他進房間。他穿了件Under Armour的黑色緊身上衣,把他完美的肌肉線條都凸顯了出來;下身的Nike運動長褲更無法包覆他結實有彈性的翹臀;那張甚至可以比擬宋仲基的奶油臉龐好像更俊了點,或者這只是因為快三個月未見,而產生的臆想?

 

「妳看妳餓的,妳男人都沒餵妳吃飯?」他配合的撩起我刻意換上的黑色蕾絲短裙,一隻手毫不客氣地往裡探。

 

「你就是我男人。」我抓起他另一隻手,從他食指開始吸吮,然後中指、無名指……最後直接用自己的嘴唇扣住了他柔軟的唇。兩舌在火燙的口中溫度下熱烈交纏,我貪婪地不停吸取著從他身體深處湧出的賀爾蒙芬芳;好像電影倩女幽魂裡的姥姥,試圖把他的青春吸盡。

 

「我受不了了!」他說完,直接把我放倒在床上,連同內褲一起褪去,露出他兇猛不已的男性象徵,說著「我要,我想要!」。他一邊拉開了我的上衣拉鍊,讓我把上衣脫去,並且解開了我的胸罩,瘋狂地開始吸吮著女人敏感的那兩點。

 

一股令人酥麻的電流從乳頭傳來,跟著血液流竄在全身。我雙手揉抓著他的髮絲,讓指縫間都充滿了淫慾的需要,一邊感受著他慢慢釋放出來的獸性本色…..我期待地張開雙腿,準備迎合他孔武有力的進攻。

 

「老婆,我回來囉!」

 

大門突然傳來老公拿鑰匙開門的聲音,跟著走進來的正是那個結婚八年的老公。

 

「今天怎麼這麼早?」我馬上從沙發上坐起來,拉了拉身上一點也不性感的法蘭絨藍色棉質睡衣,關掉電視上正在播放的「太陽的後裔」。

 

「妳又看韓劇看到在沙發睡著!這樣會感冒的!還睡得這麼難看腿張這麼開。」老公對著我唸了兩句之後,脫了褲子走進浴室準備洗澡,關門前放了一個好大聲的屁。

 

我擦了擦嘴角邊溢出的口水,收起那些腦海中的幻想,走進廚房給老公做飯去。

 

柳喪彪粉絲團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